好看小說盡在老鐵文學網!

小說首頁 分類書庫 手機閱讀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小說庫> 短篇> 庶妃傾國 > 第十九章娘胎裏帶出來的毒

第十九章娘胎裏帶出來的毒

雅倩 2019-08-25 03:04:36

蘇念忽然來到夏清漣的身邊,他眉心緊鎖的停留在夏清漣的身上,**微微的抿了一下,半晌之後才開口道:”府中出事了。“

夏清漣的心一驚,手不自覺在衣袖裏面收緊,她的牙齒緊緊的咬著自己的**,喉頭滾動了幾下,好不容易才發出聲音來:”是不是翠萍她……“說道這裏夏清漣似乎語塞了,她的眸光在蘇念的身上掃過,眼神之中流露出一道不敢置信的光芒來。

蘇念略帶沉重的點了點頭,他薄唇輕抿,許久之後才一字一句的說道:”翠萍毒發身亡了。”

夏清漣的身子往後面踉跄了一下,眸光之中閃過一道複雜的光芒,她的牙齒緊緊的咬著自己的**,似乎在極力壓制著什麽,她的嘴巴張合了幾下,但是喉嚨之中卻湧上了一股腥甜的味道。

“清漣。”蘇念見夏清漣遲遲都沒有開口說話,伸出一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面,剛想要開口說些什麽。

“噗。”夏清漣一口鮮血噴了出來,身子有些軟綿綿的往蘇念的身上靠去。

“清漣?!”蘇念的聲音微微的揚起,他的眼神之中閃過一道不一樣的光芒,伸出一只手將夏清漣的身子給攬緊自己的懷中,語氣帶著焦急的朝著身邊已經驚呆的人吼道:“傳太醫,快傳太醫!”

一座寢殿之內,夏清漣臉色蒼白的躺在上面,蒼白的**之中隱隱的泛出些許的紫色來,一個須眉皆白的老者半蹲在chuang邊,一只手搭在夏清漣的手腕上面,眉毛上面打了一個皺褶。

空氣之中的空氣似乎被凝滯了一般,蘇念站在一旁有些焦急的搓揉著自己的雙手,看著夏清漣的眼神之中隱隱的流露出些許的擔憂來,他清了清嗓子,聲音略帶沙啞的道:“太醫,怎麽樣了?”

“哎。”太醫幽幽的從口中歎息了一下,他的手在自己花白的胡子上面捋過,輕輕的搖了搖頭,眼神停留在夏清漣的身上許久之後才緩緩的開口說道:“王妃這是娘胎裏便帶出來的毒啊。”

“什麽?”站在一旁的人臉上都露出驚駭的神情,此刻夏鵬的一張老臉上面隱隱的有些陰晴不定,他的兩只手緊緊的攥著自己的衣袖,額頭之上冒出了細密的汗水。

“咳咳。”躺在chuang上虛弱的夏清漣悠悠轉醒,她狀似無力的咳嗽了幾聲,眉眼眯起,她有些無力的朝著蘇念擺了擺手,**揚起一道略帶歉意的笑容:“王爺,我沒事。”但是蒼白的臉上沒有一絲血色,讓她的話顯得蒼白無力。

“沒事?”蘇念的眉毛緊緊的皺在一起,眉心攏成一個川字,他的眸光定在夏清漣的身上,語氣之中帶著責備的道:“都這樣了還沒事嗎?太醫說你這是娘胎裏便帶出來的毒啊。“蘇念刻意的加重了後面的半句話,夏清漣的眸光瞥見夏鵬的身子微微的僵硬了一下。

心中冷笑一聲,暗自思忖道:現在知道害怕了?但是表面上卻依然不動聲色,她似乎是疲倦的眯了眯眼睛,微微的側著頭,一只手勉強的將自己的身子給支撐起來,眸光淡淡的在夏鵬的身上掃過:“不礙事的,當初娘親在懷著我的時候,不甚讓那些宵小之輩有機可乘才會如此。”

夏清漣的話說出來之後,夏鵬明顯的松了一口氣,他趁著衆人不注意的空檔偷偷的用衣袖將自己額頭上的汗水給抹去了。

蘇珂的**輕輕的抿了一下,他沒有再多說什麽,只是用一種意味深長的眼神在夏清漣的身上掃視了一下,轉過頭去對著太醫緩緩的說道:“可有方法克制王妃體內的毒?”

“微臣這就開方。”老太醫朝著蘇珂行了一個禮,然後忙不叠的跑過去開單。

蘇珂側過頭去看了蘇念一眼,輕輕的咳嗽了一聲,不鹹不淡的說道:“王妃現在身體虛弱不適宜再參見今日的家宴了,不如王爺先帶著王妃回府吧。”

“多謝皇上隆恩。”蘇念朝著蘇珂行了一禮,然後打橫抱起夏清漣緩緩的往門外走去。

此刻夜已經深了,在經過禦花園的時候,夏清漣看著蘇念俊朗的側臉,不自覺的抿了抿自己的**,似乎想要開口說些什麽,但是她還沒有說出口就已經被蘇念給打斷了。“”爲什麽撒謊?“蘇念冷冷的開口。”噶?“夏清漣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來,呆愣的發出一個單音,一雙秋水一般的眸子停留在蘇念的側臉之上,過了許久才反應過來,她微微的低下頭看著自己*前那一塊已經幹涸的血迹,她沙啞的輕笑出聲,淡淡的開口說道:“現在還不是時候。”

“不是時候?”蘇念的眉心微微的動了一下,看著夏清漣的眸光之中閃過一道趣味的光芒來:“這話是什麽意思?那你認爲什麽時候才是時候呢?”

夏清漣微微的額仰起頭來,看著漆黑如墨的夜空,她呵呵的輕笑出聲,伸出手指著天上最明亮的那顆星星,似乎是在自言自語一般的說道:”天下最亮的那顆星星一定是我的娘親,我知道她一定會再那裏守著我的。“”嗯。“蘇念認真的點了點頭,看著夏清漣的眸光之中閃過一道憐惜的光芒,聲音也越加的柔和起來了,他低聲的說道:”以後本王會代替她守著你的。“

這句似乎是承諾一般的話讓夏清漣蒼白的臉頰情不自禁的泛出一抹微紅,她抿了抿自己的**,岔笑一聲的轉開話題:”現在夏藍心才剛剛有機會當上太子妃,如果讓人知道夏鵬毒害自己的親生女兒的話,夏藍心太子妃的位置恐怕就保不住了。“

她是絕對不可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的,夏藍心和夏鵬可是這場遊戲裏面很重要的棋子,若是少了他們,這盤棋可是會失色不少啊。

蘇念的口中發出啧啧的兩聲,他輕笑一聲緩緩的說道:“若不是本王知道你跟夏家的恩怨的話,還以爲你是真心想要幫著夏家的呢。”

“呵呵。”夏清漣呵呵的冷笑了一聲,眸子之中閃過冰冷的光芒,她的**緊緊的抿成了一條直線,咬牙切齒的說道:“我要把他們捧上天去,登得越高,摔得越慘!我要睜大眼睛看著他們的下場!“

捧得越高到時候就摔得越慘,不個不小心可就死無葬身之地了。夏鵬啊夏鵬,你以爲你女兒當上了太子妃便萬事無憂了嗎?好戲還在後頭呢!

蘇念沒有再答話,他看了一眼懷中臉色越加蒼白的夏清漣,眸光之中閃過一道憐惜的光芒,他伸出手將她額角的一抹碎發捋去,柔聲道:”你也累了,清漣,本王帶你回家。“

回家兩個字像是兩根細針一般直直的紮進了夏清漣的心底,心中微微的有些疼痛,但是更多的卻是溫暖以及喜悅。

風輕輕的揚起兩個人的發絲,在空氣之中纏繞成一個詭異的圖案,好似一個同心結一般。”夫人。‘’絮兒有些怯怯的朝著臉色鐵青的婉兒喚了一聲,眉眼之間隱隱的流露出些許的懼意。

“王爺回來了嗎?”婉兒的聲音好似從冰窖裏面穿出來的一般,讓站在一旁的絮兒情不自禁的打了一個寒蟬。

“王妃受傷了,現在王爺在王妃的院子裏面。”絮兒咽了一口口水,連身子都情不自禁的顫抖了一下。

“受傷?”婉兒的眉心微微挑動了一下,**微微的扯動了一下,她忽然一把將桌子上面的茶壺給掃落到地上,聲音之中滿是蒼涼的道:“又是她!王爺又在她那邊了……”

婉兒的兩只手在衣袖裏面收緊,她用力的攥緊自己的手心,指甲從她的肉裏面紮了進去,留下深深的痕迹。‘她的眸子之中帶著狠戾的瞪著夏清漣院子的方向,心中暗自的思忖道:一定要動手做些什麽了,否則,她在這府中可是沒有任何地位了。

夜深人靜的時候,婉兒獨自坐在窗戶邊,此刻空氣之中已經有些微微的涼意了,她的手一下一下的在自己的頭發上面捋過,眉毛緊緊的皺在一起,眼神幽幽的望著遠方。

“看起來你似乎很苦惱啊。”一道陌生的聲音緩緩的在婉兒的身後響起,婉兒的身子微微的僵硬了一下,她回過頭去剛想要開口,但是穴道卻被黑衣人給快速的封住了。”沒想到念王爺的府中藏著這麽多的美人啊。“黑衣人的身影之中隱隱的帶著一抹的輕佻,婉兒的臉上露出一道淡淡的懼意。

黑衣人的手在婉兒的身上點了一下,婉兒的身子微微的軟了一下,她踉跄的往後面倒退了幾步,壓低了聲音對著黑衣人道:“你是誰?”

“我?”黑衣人的眉心微微的挑動了一下,**緩緩的勾動了一下,聲音之中流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他的眸光認真的停留在婉兒的身上,一字一句的道:“我是來幫助你的人。”

“幫我?”聽到這兩個字,婉兒的心忽然一動,她的目光疑惑的在黑衣人的身上掃視了一下,遲疑的開口道:“我憑什麽相信你。”

“當。”一聲清脆的瓷瓶落地聲,黑衣人的目光淡淡的在地上的瓷瓶上面掃過,輕笑一聲道:“若是你相信我的話,我可以幫助你爬上王妃的位置,若是你不相信的話,那就當我今日沒有來過這個地方。”

婉兒的牙齒緊緊的咬著自己的**,眼神之中閃爍著糾結的光芒,空氣似乎被凝滯了一般,過了許久之後,婉兒才重重的點了點頭,她的身子有些癱軟的倒在地上,眸光在地上的瓶子上面掃過,她伸出手用力的攥緊了瓶子,冰涼的瓶子一點一點的沁上了她的溫度。

若是能夠爬上王妃的位置,就算是跟眼前這個來曆不明的黑衣人合作那又如何?只要能夠成功,就算是不擇手段他也在所不惜!”我當真是沒有看錯你。“黑衣人的目光停留在婉兒的身上,他伸出一只手搭在婉兒的肩膀之上,微微施力,,語氣之中似乎帶著**的說道”王妃的位置不久之後便是你的囊中之物了。“

在聽到王妃之位之後,婉兒的臉上緩緩的露出一道欣喜的神情來,黑衣人用一種意味深長的眼神看著婉兒,然後轉身消失在夜色之中。

命運的齒輪正在轉動,有些事情似乎在無形之中悄悄的轉變了,無可逆轉!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評論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繼續閱讀

章節 X

楔子 第一章 掉包新娘 第二章 將錯就錯1 第三章將錯就錯2 第四章 示威 第五章 百花宴 第六章 與夏藍心對峙 第七章 疑從心生 第八章心痛的滋味 第九章發現巨大的秘密 第十章展現威嚴 第十一章黑衣人偷襲 第十二章陰謀的開始 第十三章試探荷花 第十四章誰是主謀 第十五章遊湖風波 第十六章下帖 第十七章家宴 第十八章雙鳳 第十九章娘胎裏帶出來的毒

設置 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 X

手機掃碼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