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說盡在老鐵文學網!

小說首頁 分類書庫 手機閱讀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小說庫> 言情> 謀妃當道:陛下請上榻 > 第十三章:離開皇宮

第十三章:離開皇宮

由間小美 2019-08-28 14:23:04

不遠處的小徑上。

"張子明,你說我頭上戴紅色的牡丹好看,還是紫色的牡丹好看。"墨綠對襟襦裙的韓紫涵停在花簇邊,她將摘來的牡丹放在發上比劃,一雙水靈的大眼睛眨巴著,看向隨行的張子明。

"你是公主,戴什麽都好看。"張子明輕笑,明明沒轉過頭看韓紫涵,卻說得風輕雲淡。

"你敷衍我,哼!"韓紫涵哼了一聲,甩頭擰向另一邊,本就淡抹胭脂的兩腮更顯嫣紅。

張子明轉過臉時,被韓紫涵甩了一臉頭發,剛一張嘴,就差點吃到她發上的絲帶。

"沒有敷衍你,不管你穿戴什麽,在我心裏都是很好看的。"張子明不擅長哄人,也只能按照常見套路哄韓紫涵。

韓紫涵氣了片刻,又將視線落在不遠處的花簇裏。

"那不是陸如裳和皇兄嗎?怎麽姬蕪歌也在?"韓紫涵噘著嘴,滿臉疑惑,眼珠子轉悠幾下,便邁步朝著那裏走去了。

張子明思考哄人的話,回過神時,韓紫涵已經先走一步了。

"公主。"張子明趕緊跟上去。

"參見公主殿下。"宮女們最先看到韓紫涵,紛紛半蹲低頭行禮。

"見過公主殿下。"劍拔弩張的兩人見韓紫涵來了,也轉過身行禮。

"你們這是在做什麽?陸如裳,你的臉怎麽了?"韓紫涵發現陸如裳臉上有紅色指痕,再看向她身後的凝香,臉上也是一樣。

韓紫涵似乎明白了什麽,轉過視線便瞟著神色淡然的姬蕪歌,斥責道:"你爲什麽動手打人?"

"公主哪只眼睛看到我打人了?"姬蕪歌反問,依舊笑得如同妖孽。

"是沒看見,但在這宮裏敢這麽囂張的,也就只有你了。"韓紫涵哼笑,不屑地看著姬蕪歌,"一個來自煙花柳巷,不幹不淨的女人,竟敢在宮裏如此囂張!"

姬蕪歌像被刺中神經線,眸光微變,鳳眼微眯,怒視著韓紫涵,說道:"你剛才說什麽?你說誰不幹不淨!"

"誰回答我,就誰啊。我說錯了嗎?一個血統卑jian的女妓,還想在後宮一手遮天,翻雲覆雨?"韓紫涵身份尊貴,自然不怕得罪姬蕪歌,她三言兩語就把姬蕪歌氣得面色鐵青。

姬蕪歌雖然想動手教訓這個臭丫頭,但這個臭丫頭是宮中唯一的公主,是她動不得的人物。姬蕪歌只能忍氣吞聲,怒瞪了她一眼,甩袖帶著丫鬟轉身離去。

陸如裳有太後和公主撐腰的消息,很快便在宮中傳開。先前那些見到陸如裳不行禮的小妾們,開始對她所有忌諱,遠遠見到她出行,不是立刻行禮便是繞路而過。

陸如裳聽說這段時日宮中來了一些新的美女,皇上沉迷美色,將後宮的舊人冷落在一邊。

囂張跋扈的姬蕪歌也好幾日不被待見,自然無法在皇上面前說陸如裳的壞話。

讓陸如裳意外的事情,發生在三日後。

姬蕪歌帶著茶點和禮物親自登門造訪。

"哎喲,我的好妹妹啊,你這是在繡花嗎?"姬蕪歌的聲音極具穿透力,明明是矯揉造作的話語,可從她口中說出來卻沒有那種韻味。

姬蕪歌嘴角輕輕勾起,眼中盈著笑意,邁步走向簡陋居室內的陸如裳。

陸如裳這幾日閑得慌,便開始刺繡,她的繡工很好,淺綠的絹布上,一簇山茶花開得盛怒。

院子外面也種了幾株這樣的花,那是前日蘇羽讓人載下的,如今看起來還有些萎靡。

"你來做什麽?"陸如裳往外面瞅了一眼,韓紹桓和蘇羽還沒回來,公主不在,凝香和雪兒也去抓藥了。

跟隨姬蕪歌而來的婢女放下茶點和禮物,便退出梧桐苑外站著。

現在,這間屋子裏只有她和姬蕪歌兩人。

"妹妹來這宮裏也好一段時日了吧?"姬蕪歌坐下來,環顧了這簡陋的屋子一眼,這看起來不像是貴妃住的地方,像是隱士住的陋室。

畢竟,屋內也就一張靠著軒窗的chuang榻、一張茶桌和一個梳妝台。打造這間屋子用的木材都是褐色的,沒有別的色彩,看起來就和屋子主人一樣清湯寡水。

姬蕪歌伸手想要看看陸如裳的刺繡,陸如裳警惕性地將手往回收,神色惶恐。

"妹妹別害怕,我這次來,是來道歉的。"這句話從姬蕪歌的口中說出來,讓陸如裳有些驚愕。

雖然陸如裳對姬蕪歌不太了解,但她能看出來,姬蕪歌是一個心狠手辣且目中無人的女人,她怎麽會忽然放下架子來賠禮道歉?

"從妹妹進宮開始,我便嫉妒妹妹,恨不得讓你從這後宮消失。"姬蕪歌嫣紅的眼角微彎,眼中的神色歹毒,說話的語氣卻很平靜。

姬蕪歌撫了撫寬大的袖口,探出纖細的手,輕捏起一塊糕點放入口中,姿態妩媚。

"知道我在皇上身邊多久了嗎?"姬蕪歌細嚼慢咽,喝了一口茶水後緩緩開口:"我跟隨皇上五年了,就在皇上承諾立我爲後時,你出現了。你是將軍之女,而我出生青樓,若是在這時立後,大家都不會選我。所以,發了瘋的嫉妒你。"

"嫉妒我?"陸如裳苦笑,陸貴妃這個身份,她根本一點也不想要,可偏偏那麽多人嫉妒到發狂。

"是啊,有些人費盡心思,卻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僅僅因爲身份卑jian。可有些人,不費吹灰之力,就能坐享其成。"姬蕪歌撚了撚手指,沾在指腹的糕粉輕輕散開。她挑眸,注視著那張表情怯怯的臉,說道:"你出生比我好,僅此而已。而皇上納你爲妃,也只是爲了羞辱陸將軍,拔掉陸家這顆釘子。既然皇上也想除掉你,那我就得幫這點。"

"可是轉念一想,我們同爲後宮的女人,有著各自淒涼的命運,沒必要相互傷害。"姬蕪歌輕笑著,眼中的表情不再那麽可怕。她身上,握住陸如裳的手,很是親切地說著,"這後宮的女人會越來越多,就算沒有你,也會有別的女人和我爭寵。相對于那些女人而言,你善良得多。"

"我們其實應該惺惺相惜,不應該鹬蚌相爭。"姬蕪歌如此說道。

而她的話,的確有道理,但目的是什麽,陸如裳還沒有看出來。

"我知道你其實不願意留在這宮中,我可以幫你離開。"姬蕪歌一語中的,道出了陸如裳心中所想。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評論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下一章

章節 X

楔子:我願爲帝 第一章:山茶花開 第二章:皇上駕崩 第三章:請安 第五章:自殺未遂 第六章:二皇子 第七章:賽馬 第八章:韓紫涵 第九章:暴風雨的前夕 第十章:釘子 第十一章:不得寵的下場 第十二章:禦花園 第十三章:離開皇宮 第十四章:誣陷

設置 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 X

手機掃碼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