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鐵文學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台!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短篇 > 王妃駕到萬萬歲

王妃駕到萬萬歲

王妃駕到萬萬歲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9-08-24 03:19

評語:整篇寫的很好,情節設計的及其很精彩,非常吸引人,很喜歡作者寫文的這種調調,給力給力,強力推薦!

“是嗎,那本姑娘被逐出宮之前,你似乎比我還要先走一步。這位小兄弟,英勇,大不畏懼,留在浮虛宮著實委屈了人才,讓他拾掇拾掇去闖蕩江湖。”

隨即仆人將他架起,牛犢勃然大怒,掙紮嘶吼,“你濫用職權,憑什麽逐我!你說不算,我要見宮主,我要見宮主!”

“就憑我是浮虛宮少主。”無歡坐起身,神色稍顯肅氣。

那幫人眼神憤憤的瞪著她,極是不滿。

無歡輕笑,“還有沒有誰願意跟著這小兄弟一起闖蕩江湖?”

無人應答,沒有人再敢站出來。

柳三往角落裏站了站,他可不想被少主掃射到,替沐輕瀾出頭,無疑是找少主的麻煩,真是一幫不懂事的新人。

無歡蔑視一笑,果核丟地,潇灑離開。

沐輕瀾長袖下的手握緊了緊,臉上委屈可憐……

屋頂,軒轅白玉最常去的地方,俯看遠方,美景盡收,他說,站的高,才能看的遠,冷靜掌握局面。

無歡拎著壺美酒在屋頂下晃蕩,遲遲沒有跳上屋頂。

軒轅白玉墨黑的眸裏泛過一絲笑,“歡兒,上來吧。”

無歡擡頭,大大一笑,立馬躍上屋頂,晃著灑壺笑的狗腿,“師傅,咱慶祝一下無歡成功完成第一次任務。”

“你又去惹聖女了?”軒轅白玉雖是問話,卻是肯定句。

無歡一聽拉下了臉,有些怏怏的,“惹了又怎樣,無歡看不慣她,不喝算了,自己喝。”她仰頭悶了一口酒,胡亂的抹了把嘴連酒漬。

軒轅白玉搖頭輕笑,笑容裏不知是責備,還是其他。

“師傅,你喜歡她嗎?你會娶她嗎?”無歡最終悶不下氣,脫口而問。

軒轅白玉凝看著她,墨黑的眸子裏的情緒是無歡從不曾看懂的。

師傅向來是謎,就算相處了十多年,她依舊不懂他。

“以後的事爲師不知。但有歡兒你一直陪在爲師的左右這樣不就夠了。”

無歡揚起一笑,“是,無歡承諾過,只要師傅不抛棄,無歡會跟隨一生一世。”她的笑,有那麽幾分苦澀。

只是不知道以後,師傅的身旁有位美貌女子後,還會不會笑的出來。

無歡突的轉過臉,滿面嚴肅,“師傅,答應無歡。如果這一次我拿過了丞相府的寶物,能不能答應我,以後師傅的妻,要經我先看。”

軒轅白玉眼神一閃,半響後點頭,無歡終于揚起了大大的笑容。

花千顔近日總是親手做一桌的佳肴,而後坐在門旁靜靜的遙看遠方,臉色一天比一天惆怅。

“一連七日了,爲何歡兒還不來看我?”花千顔凝視著遠方的天,深深的歎息。

貼身奴婢柳月端著茶走了過來,面上掩飾不住的怨氣,“夫人,喝口茶,您別等了,依奴婢看今天大小姐是不會回來的,明明說好三日,這都拖了四日了,大小姐可真沒心沒肺,明知道有人苦等她。”

花千顔接過茶再次歎了口氣,不死心的再次眼遠方。

這時,一丫環匆匆的奔了過來。

“大夫人,九王爺又來了。”

花千顔手僵了僵,眸裏情緒複雜。

柳月聽狀,又叨叨起來,“夫人,九王爺可真癡情,一連七日次次都來丞相府等大小姐,英俊潇灑,一表人才,有這樣的好男子等著大小姐,您說她怎麽就不願意回來?”

花千顔放下了茶杯,站起身,“走,去看看。”

前廳。

九王爺一來,可有些人比花千顔這個大夫人來的還更早。

西門蓮當然不會放過讓君明玉和九王爺相處的任何一個機會。

“王爺,您嘗嘗這是明玉親手泡的西湖龍井,看看味道如何。”君明玉捧上茶遞給帝清絕。

帝清絕坐在平若丞相君德澤坐的高坐,薄唇慣性的帶著若有似無的淺笑,輕搖玉扇,“擱那吧,本王現在沒那個心思品茶。”

被拒,君明玉臉面有些挂不住。

西門蓮精明老道,這點小尴尬自然不在話下,上前幾步,巧笑嫣然,“王爺,您看您都日日來等無歡,可她到現在都沒有想過要歸家,哎……這也不知道是怎麽了,丞相府哪裏對她不好了,卻不願意歸,咱們明玉也希望能盼著無歡能回來,這多一個姐姐疼,多好的事兒啊。可惜……哎。”

君無歡不回來正好,省的她花心思去對付她,九王妃的位置非她的女兒君明玉的不可。

帝清絕薄唇帶笑,凝看著她。

西門蓮以爲他聽進幾分了,立即又道,“可惜這沒有歸心的始終就沒有歸心,恐怕她這是一去不回了,要是這樣,九王爺您要等她一輩子嗎,耗不起吧。”

帝清絕還沒有回答,一道冷哼,讓他挑高了眉,眸裏泛過興味。

“你這是在詛咒我的女兒永遠回不來,是嗎?西門側妾!”

西門蓮身體一顫,臉色白了白,隨即轉過了身,鞠躬笑容溫婉,“妹妹並不是那個意思,只是心疼九王爺這樣日日等待,一時好心就多說了幾句。”

花千顔冷哼了哼,“最好是這樣,倘若我的女兒回不來,那就跟你有必然的關系!”

西門蓮噤若寒蟬站立在一旁,君明玉雖受氣,卻不得不守禮,“大娘好。”

“你在這裏又是做何?”花千顔睨著她,“王爺的中意的人是歡兒,你跟在未來姐夫前前後後的成何體統!”

“明玉只是來送點茶給王爺品品。”君明玉忍,更得在九王爺面前忍。

“要關心自然有歡兒王爺,不勞你費心,你下去吧。”花千顔冷面的將她趕走。

這三個女人一台戲,熱鬧至極,可帝清絕卻偏偏看著門外的窗戶,看的出神,直直的盯著,似乎要透過那窗戶看什麽東西似的,嘴角的淺笑越發的擴大,帶著幾分邪邪的壞笑。

忽爾他筆直而站,俊美的臉帶上七分笑,“夫人,您的意思是願意讓歡兒做本王的妃?”

花千顔順著他引導的位子坐下,輕蹙眉頭,“歡兒還尚未回來,這事也要經過她的同意。”

“自古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只要夫人您答應了,那歡兒自然會同意的。”

“啊呸……什麽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就這麽一句話就讓我嫁,簡直做夢。”無歡實則早就到了丞相府,剛准備進去,就見帝清絕一臉痞相的坐在那,還有君明玉,西門蓮幾人。

出于好熱鬧之心,她就躲在角落裏看戲。

沒想到連花夫人也來了,還談起她的婚事。

“你說是不是,歡兒。”

“是個屁啊,要嫁就讓君明玉嫁,本姑娘不嫁。”幾乎是脫口而出,說完她才發覺不對勁,緩緩擡起頭。

頭頂窗邊扶手處,帝清絕慵懶的依著,俊臉近在咫尺,漆黑的眸子閃爍著戲谑。

“歡兒,七日不見,你這是要給本王驚喜麽。”

無歡滋牙呵呵笑,“你異想天開的本事果然深厚。”

花千顔一聽是無歡的聲音,喜形于色,急匆匆的奔過來,“歡兒,果然是你,爲娘知道你一定會回來的。”

西門蓮與君明玉也奔過來一看究竟。

無歡坐在地上,身上穿著色彩斑斓的布條,綁著馬尾,活力四射。

她站起了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對著花夫人笑了笑。

西門蓮,君明玉的臉色顯然是難看好幾分。

還以爲她不會回來,沒有想到又自己回來了!

君明玉強壓著怒氣,溫和一笑,“姐姐,你可回來了,王爺連等了你七日,可算將你盼回來了。”

“你不生氣了?”

君明玉擡起頭,裝傻道,“生什麽氣?”

她斜睨了眼一旁痞樣的帝清絕,“那天你負氣離開,這麽快就不氣了?”

“那都是多天以前的事情了,明玉不會放在心上的。”君明玉笑的善解人意。

無歡擺了擺腦袋,“那好吧,即然你不生氣了,那我本來還打算你跟道個歉意,讓九王爺跟約個會什麽的,自然也不用了。”

省事兒。

君明玉啞然,說不出的鼈屈。

帝清絕又湊近了些,面色略委屈,“歡兒,哪有將相公往外推的,要真爬了牆,還不哭慘了娘子你。”

白眼,無歡毫不留情的送他白眼。

“這場婚事,我還沒有答應,所以做不得數。”

看看他那一副痞樣,哪裏有王爺的一點風範,越來越覺得當初看見的那王者高貴氣息是眼瞎!

“明媒正娶,八人大轎,要說真格,你已經是本王的娘子,當然是做得數的。”帝清絕搖玉扇咧嘴邪笑,眉宇間帶著迷人的氣息,俊美的讓人移不開眼,這是君明玉心中所想。

在無歡眼裏就是長相稍好看點的痞子,賞賜大白眼。

“花夫人,我可以住下來但暫不會與九王爺成親。”

無歡折中了想法,即可以留下來,又可以不用嫁給帝清絕這個痞子,一直拖著,只要找到寶物,她就立馬脫身走人。至于帝清絕到底要娶的是誰,不關她事。

花千顔聽她說住下,頓時喜悅,但那句‘花夫人’讓她笑容崩塌。

“好,只要你留下,爲娘可以答應你先培養感情。九王爺你意下如何?”

不可著急,切莫不可著急。反正她已答應住下了,來日方長。

“本王似乎沒有提出異議的可能了。”他玉扇一收,邪氣一笑,“算了,即然是娘子的要求,做相公的豈能不從。”

無歡瞪著他,鄙夷萬分。

“歡兒,爲娘帶你去看看你住的房間。”花千顔說著,便帶著她邁出大堂,帝清絕隨之其後。

西門蓮,君明玉被視爲空氣。

君明玉看著九王爺處處順從君無歡的模樣,心中怒火洶湧。

“娘!您不是說會搞定君無歡的嗎?爲什麽她反而回來了,而且還住在丞相府了!你看看她那一身窮酸樣,住在相府,簡直是丟醜!”君明玉轉臉將怨氣撒向西門蓮身上。

西門蓮安撫,“娘以爲她不會再回來了,即然她回來了,那也休怪我無情。麻雀變鳳凰,哼,簡直癡心妄想!”說著,面上露出陰狠之色。

close

猜你喜歡

現代言情小說 古代言情小說 精品短篇小說 日久生情小說
現代言情小說
現代言情小說

現代言情小說包括了都市、言情、娛樂、種田、重生等小說類型。本次小編爲大家收集了現代言情小說大全,讓喜歡看現代言情小說的看官們一次看個夠!

查看更多>
古代言情小說
古代言情小說

穿越!王爺!後宮!神仙!重生!這種古代言情小說是不是一次看不過瘾。老鐵文學網這次爲您選擇了最優質的古代言情小說。

查看更多>
精品短篇小說
精品短篇小說

看慣了篇幅太長的長篇小說,是不是也想要來看一下短篇小說呢?想要看還看的精品短篇小說找不到?來這裏,本次小編爲大家收集了精品短篇小說大全,讓看官們一次看個夠!

查看更多>
日久生情小說
日久生情小說

你是否曾今也隨著時光流逝,而慢慢喜歡上對方?是否羨慕男女主之間的日久生情。來這裏,老鐵文學網爲你提供了最新最優質的日久生情小說大全。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9 老鐵文學ALL Right severed 聯系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