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鐵文學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台!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異能 > 地球至強男人

地球至強男人

地球至強男人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9-07-16 21:52

評語:情節跌宕起伏緊扣人心,文筆精湛,人物性格飽滿,好精彩的小說,喜歡的小夥伴們不要錯過了!

安月溪的舞蹈水平很高,所以是壓軸戲。

當最後一個節目開始的時候,整個禮堂都沸騰了。

"終于等到了壓軸戲,哈哈,可以看到安月溪了!"

"這可是咱們市的美女企業家,標准的白富美!"

"人美心善,這樣的好女人真是萬中無一,不知道誰能夠抱得美人歸。"

這次,輪到男生熱血沸騰了,因爲不少人都是慕名而來。

就在萬衆矚目當中,舞台逐漸暗了下來,江楚跟著安月溪出場了。

這一個節目,是古琴伴舞!

江楚抱著古琴,席坐在舞台的一角,將大半個舞台留給安月溪。

他,只是一個伴奏。

叮咚~

隨著一聲輕響,拉開了這支舞蹈的序幕。

琴音很美,音符跳躍,悠揚婉轉,讓人宛如置身于雪中的天地,更是充滿了冬季裏的詩情畫意。

純潔,清冷,孤高,優雅,一如安月溪的氣質。

安月溪閉上的眼睛,體會著曲子中的意境。

她感覺仿佛一下子置身于蒼茫的北國,大地銀裝素裹,周圍寒冷孤寂,唯一的景物就是那傲雪的梅花。

突然間,那些梅花化作了大雪一般飄落,白色、粉紅色,交織在一起,是那樣的美。

似乎被這美景所感染,安月溪開始在這梅花雪中舞動起來。

此時,聚光燈全都打在了安月溪的身上。

所以衆人沒有看到江楚,只是看到了安月溪那仙子一般,華麗而柔美的身姿。

每一次邁步,每一次轉身,每一次跳躍,都自然流暢,起承轉合之間,宛如行雲流水,沒有絲毫的滯礙。

安月溪已經完全忘記了自己,完全沉浸在舞曲的意境當中。

"咦,周圍怎麽好像變冷了?"

"這,這是什麽?雪?!下雪了?!"

觀衆席上的衆人,突然感覺有什麽從天空飄下。

擡頭一看,所有人全都震撼起來。

只見一片片雪花慢慢飄下,在燈光之中,閃耀著動人的光輝。

"這可是夏天,怎麽會有雪?!"

不少人下意識的伸出手,去接那片片雪花。

雪花入手立即化開,只留下一灘水迹,還有那股股清涼。

"真的是雪,真的下雪了!臥槽,六月飛雪,奇迹啊!"

人群頓時炸了。

整個體育場,全都籠罩在美麗的雪花當中。

奇怪的是,除了這片區域,周圍依然燥熱無比。

這絕對是匪夷所思的事情!

六月飛雪,美人如玉,有音天籁,有舞傾城!

衆人看著安月溪舞動的身影,心中湧現出一個不可置信的念頭,難道,這和安月溪有關嗎?

可是,這怎麽可能?

難道這舞曲感動了天地,所以才六月飛雪?

這絕不可能!

可是這雪到底是怎麽回事?

就在種種猜測之下,衆人將目光投向了舞台。

漫天的雪花飄飄灑灑,不斷的落在了安月溪的身上。

安月溪好像沒有絲毫察覺,完全沉浸在舞蹈當中。

此時的安月溪,就像雪中的精靈,雪中的仙子。

那麽的美,那麽的動人!

看著看著,衆人全部沉浸在了這美妙的享受當中,忘記了周圍的一切,只留下對美的欣賞。

江楚心中也滿是意外,他沒有想到他和安月溪的契合,竟然引起了天地的共鳴。

這些雪,就是因爲琴曲和舞蹈的契合,引起了天地的共鳴,改變了小範圍內的氣候,所以才會出現這種狀況。

而最讓他欣喜的莫過于心境的提升。

對于修道者而言,心境的提升要比修爲的提升更加重要。

而伴隨著心境的提升,江楚的精神也得到了升華。

就算閉上眼睛,方圓五米內的情況,都可以清晰的映入腦海當中。

"神識!這竟然是神識!"江楚心中頓時大呼起來。

神識的作用非常多,除了對周邊感知更加敏銳之外,也是煉丹、煉器和使用一些道術的基礎。

形成了神識,才算是真正的修道者。

就算他身爲丹帝的那一世,也是修道第三年才産生神識。

而這一次,他還沒有築基,竟然先有了神識,這絕對是巨大的機緣。

江楚知道機會難得,于是平複心境,摒除雜念,繼續投入到彈琴當中,繼續體會著這一刻的意境。

再次沉靜下來,江楚感覺周圍的一切全都消失了。

他的眼中,只有手邊的琴還有舞動的身影。

看著看著,江楚的眼前突然恍惚了起來。

那一年,他端坐九霄雲台之上,華美的玉阙宮殿裏,有一個女子正在舞動著。

"楚郎,心月再爲你舞一曲。"

女子深情的說著,就舞動了起來。

而江楚,雙手撫琴,琴音悠揚。

一琴一舞,感天動地。

那一生,

她舞動風華爲一人!

那一世,

他一曲琴音伴天涯,

那一天,

霓裳一曲千峰上,

那一刻,

六月飛雪兩心知!

"心月……"

這女子,正是夢中的女人。

江楚此時更加確定,自己,真的是純陽丹帝江楚,夢中的一切,都是真的。

江楚心中感慨著,彈完了最後一個音符,然後抱琴退場。

張曉峰和葉倩倩早就傻眼了。

他們全都沒想到,江楚竟然擁有如此高超的琴藝。

尤其是葉倩倩,更是不可置信,因爲之前她和江楚在一起的時候,江楚根本什麽都不會,怎麽一眨眼,變得這麽厲害了?

江楚卻是沒有在意他們,他的眸子中,還帶著一抹傷感,還有對天心月的擔憂。

"你拽什麽拽?別以爲懂一點樂器就能夠如何了,垃圾永遠是垃圾,根本上不了大雅之堂!"葉倩倩感覺自己被無視了,有些惱羞成怒的道。

江楚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眼中滿是憐憫之色,這女人,還真是豬一樣的腦子。

"如果他是垃圾,你連垃圾都比不上。"就在這時,安月溪也開口了。

說著,安月溪拉著江楚離開。

"今天的表演真是太好了,我第一次有這樣的感覺,謝謝你,一起去吃個飯吧?"安月溪說道。

"不用了,我要去辦點事,晚上,可能不回去了……"江楚微微搖頭,他要修煉。

隨著記憶的融合,他心裏有了緊迫感和著急,他希望能夠早日變得強大,去救醒沉睡的天心月。

"不回家?"安月溪眉頭一皺,她沒想到自己第一次主動邀請江楚,竟然被拒,而且這混蛋竟然還要不回家,于是冷冷的道:"隨你!"

說完,她氣沖沖的轉身離開。

江楚苦笑一聲,打算找一處偏僻的地方修煉。

還沒有走多遠,卻被幾道身影攔住了去路,爲首之人正是張曉峰和葉倩倩,後面兩個跟班。

"你們要幹嘛?"江楚眉頭微皺。

"幹嘛?看你不順眼,修理你一下!"張曉峰冷笑道。

"勸你們還是不要動手的好。"江楚淡淡的道。

"怎麽?怕了?怕了就跪地求饒,本少一高興,也許就放了你。"張曉峰趾高氣揚的道。

"就是,臭屌絲,你以爲攀上安月溪,就出人頭地了?聽說你是入贅的吧?真是一個窩囊廢!"葉倩倩也冷笑道。

"滾!"江楚哪有心情陪他們磨叽,于是冷冷的喝道。

"小子,你這是找死!"張曉峰大怒,對身後的保镖叫道:"上,給我廢了他!"

那兩個跟班,頓時毫不猶豫的向江楚沖去。

"住手!"就在這時,一聲嬌喝傳來。

接著一陣香風飄過,只見一個穿著運動服的女子突然沖了過來,三下五除二,竟然將兩個大漢放倒在地。

江楚和張曉峰全都目瞪口呆。

"你……"張曉峰氣壞了:"哪來的小妞,竟然敢管本少的閑事?!"

"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你們幾個欺負弱男,本小姐既然遇到了,肯定要管一管!"女孩拍了拍手,霸氣無比的道:"還不快滾!"

"弱男?"江楚嘴角不禁抽了一下。

張曉峰卻是大罵道:"臭女人,竟然敢多管閑事,小心本少讓人輪了你……"

砰!

啊!

張曉峰還沒說完,就慘叫著橫飛了三四米,然後一**摔倒在地。

"曉峰你沒事吧,曉峰!"葉倩倩頓時驚慌的將他扶起。

"滾不滾?"女孩冷笑著說道。

張曉峰畏懼的看了女孩一眼,然後又對江楚罵道:"媽的,算你走運!"

說完,就帶人灰溜溜的離開了。

"多謝美女出手相救,我是江楚,不知道小姐高姓大名?"江楚上前道謝,不過心裏有些惋惜,正要試試身手呢,沒想到被美女救了。

"什麽美女不美女的,我叫白欣岚。"女孩毫不在意的拍了拍小手道,"快走吧,小心**等會再來報複你。"

"算我欠你一個人情,回頭會還你的……"江楚笑著說道,不過突然間,他盯著白欣岚的臉龐仔細看了起來。

"你幹嘛?"白欣岚不由自主的後退了一步,臉上滿是戒備。

江楚臉色嚴肅的道:"白小姐,你最近可能有血光之災!"

"你說什麽?"白欣岚眼睛一瞪,"我好心救了你,你竟然詛咒我?"

"我說的是真的!"江楚無奈的道。

"都什麽年代了,還用這個忽悠本小姐?接下來你是不是要說,想要化解災難,就要給你看手相,摸骨什麽的?或者以身相許?"白欣岚一副很懂的樣子。

"請你相信我。"江楚不滿的嘀咕道,"你這次災難比較大,恐怕有性命之憂……"

"編,接著編!"白欣岚冷笑不已,"沒想到你竟然是個大忽悠,早知道就讓他們打死你!"

"你心腸不錯,而且我們遇到也算有緣,我就幫你一把吧…"江楚上下打量了白欣岚一番,最終目光落到了白欣岚的%.口,目光灼灼的道:"你的玉佩讓我看看如何?"

"憑什麽給你看!還有你的賊眼再亂看,小心本小姐對你不客氣!"

白欣岚揮了揮拳頭,龇牙威脅道:"本小姐可是跆拳道黑帶四段!絕對可以將你打的滿地找牙!"

不過她那樣子卻沒有絲毫的威懾,兩只小虎牙露在外面,氣鼓鼓的樣子,反而顯得有些可愛。

江楚知道對方肯定不會相信自己,他也沒有辦法解釋清楚,所以他也懶得解釋,而是突然伸手,向白欣岚的*前抓去。

"登徒子!"白欣岚大怒,一個高擡腿,對著江楚猛然砸去。

這一腿,淩厲無比,帶著呼呼的風聲!

很顯然,白欣岚說她黑帶四段並不是嚇唬人的,而是真有這個實力。

江楚沒有躲,而是微微側頭。

砰!

一聲悶響,白欣岚的大.長.腿,結結實實的砸到了江楚肩膀上。

江楚絲毫沒事,而白欣岚卻是站立不穩。

"小心!"

眼見著就要摔倒,江楚連忙環手一抱,攬住白欣岚的腰往自己這邊拉過來。

"嗯哼!"

白欣岚悶哼一聲,身體頓時以一字馬造型,貼在了江楚的身上。

白欣岚的小臉頓時刷的一下紅了,而她整個人,也都傻掉了,她還沒有這麽和男子如此親密過。

感覺到對方身上溫熱的氣息,白欣岚只覺得羞怒交加。

溫香在懷,江楚的心也是跳了一下。

不過他沒有忘記正事,伸手從白欣岚脖子上將項鏈扯了下來。

暗暗捏了幾個手印,一道微不可察的光芒,從江楚指尖發出,沒入項鏈當中消失不見。

"這項鏈被我開過光了,你戴在身上,一定不要取下來,可保你平安。"

看到暴怒的白欣岚,江楚把項鏈塞回她的手中,就一溜煙的跑了。

"混蛋,別讓我再遇到你!"白欣岚瞪眼罵了一句,也氣沖沖的離開。

江楚轉了一圈,在人民公園的角落裏,找了一處安靜的地方,就盤膝而坐,開始修煉起來。

眨眼一夜過去,當太陽升起的時候,江楚也睜開了眼睛。

"可惜……這裏的靈氣太稀薄了……看來要想其他辦法……"

江楚感覺到體內緩慢增長的靈氣,不禁微微搖頭,這樣下去,兩三年都無法築基,進入煉氣期。

正想著,他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是醫院打來的。

"是不是蕭鸢的家屬?"那邊問道。

"我是,請問有事嗎?"江楚心中一跳,醫院打來的電話,肯定沒好事。

"蕭鸢病情突然加重,現在立馬需要手術,你趕緊送錢過來。"說完,那邊就挂斷了電話。

"病重?鸢姐,你等著我!你千萬不能有事!"

江楚眼睛瞬間紅了,攔了一輛出租車,就心急如焚的向醫院而去。

很快,江楚來到了特護病房。

監控儀器上,蕭鸢的情況很是危險,不過那醫生絲毫不急,正在一臉輕松的和護士聊天。

江楚臉色微變,上前說道:"陳醫生,趕緊給鸢姐治療啊!"

"你的錢還沒交,我們怎麽治療?"陳醫生斜睨著江楚,滿是不屑,"你們欠了醫院多少錢了?我要是給你們治療了,這錢難道我出?"

"能不能先治病,回頭我一定把錢補上。"江楚帶著一絲哀求的說道。

"這話你已經說了很多次了,這次不交錢,醫院肯定不會搶救的。"陳醫生不屑道。

江楚頓時急了:"鸢姐的病根本不能耽擱,你這樣做是草菅人命!"

"草菅人命?藥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陳醫生冷笑道,"醫院也是開門做生意的,不是慈善機構,看病拿錢不是天經地義嗎?如果你沒錢,就把蕭鸢接走吧!"

"是啊,當醫院是什麽地方了?沒錢還看什麽病?"那護士也不屑的道。

"你們……"江楚握緊了拳頭,目眦欲裂!

"怎麽?你想打我?"陳醫生冷笑道,"動我一根汗毛,我讓你下半輩子永遠在監獄當中度過!窮屌絲!"

江楚幾乎氣炸了,不過又無可奈何。

正打算給安月溪打電話借錢,監控儀器上,卻是突然響起了急促的警報聲。

蕭鸢心跳逐漸衰減,呼吸也開始變弱,那線條幾乎變成了直線。

"小子,趕緊去准備錢吧,她這樣子,最多撐不過半小時!"

陳醫生掃了一眼儀器,臉上表情漠然無比,絲毫不覺得這是一條鮮活的生命。

沒時間了!

江楚咬了咬牙,身上爆發出一股铮铮之氣:"既然你們不治,那我給鸢姐治!"

"你治?你憑什麽治?你是醫生?你懂看病?"陳醫生不屑的道。

"不錯,我是醫生!"江楚咬牙說道。

雖然獲得了傳承,但他之前畢竟是個普通人,所以下意識的想要讓醫院救治。

現在醫院既然不治療,他就只能自己出手了。

"你什麽時候變成醫生了?"陳醫生懷疑的看著江楚,蕭鸢病的時間不短了,江楚經常來,所以他對江楚還是有所了解的。

"這就不是你要操心的事情了。"江楚冷冷的道。

"行,那我問你,你打算如何治療?"陳醫生又道。

"針灸!"江楚道。

"針灸?這騙人的玩意能治病?!她這病只能采用西醫療法,而且除了換心,根本沒有其他的辦法,你竟然說針灸能夠治療?真是天方夜譚!"陳醫生頓時不屑的譏諷起來。

"針灸爲什麽不能治病?難道就只有西醫能夠治病?中醫是我們華夏幾千年的精粹,你這麽貶低,我真懷疑你是不是華夏人!"江楚冷聲道。

"你……我當然是華夏人!"陳醫生被噎了一下,然後道:"就算中醫能夠治病,但不代表你能行,看你這樣的年紀,別說中醫了,西醫都學不好,看你大多是個騙子!"

"你治不好難道別人也治不好?我說有辦法治好病人的病,就是騙子?你不覺得自己的邏輯有點可笑嗎?"江楚也來了脾氣。

"我在心病科研究了二十多年,對國內外的各種治療手段,都一清二楚,我說沒有其他辦法,就是沒有其他辦法!"陳醫生笃定無比的道。

"你說的是西醫吧,但是不包括中醫,我可以負責的告訴你,她的病,有更簡單的治療方法,不開刀不手術,當下就能見效!"江楚铿锵有力的說道。

"你這口吻,俨然是江湖騙子!"陳醫生不屑的道:"這裏是第一人民醫院,不是你們江湖郎中該來的地方,勸你趕緊離開,不然的話我報警把你抓起來!"

"如果我能夠用中醫治好她呢?"江楚道。

"不可能!"陳醫生道:"而且我也不可能讓你隨便治療,不然出了問題,誰負責?"

"我相信小楚!"就在這時,病chuang上響起了蕭鸢微弱的聲音,不知道什麽時候,她已經醒了過來,"有什麽後果,我們自己承擔。"

"什麽?"陳醫生臉上的笑容頓時僵了一下,他對蕭鸢道:"你想清楚這樣做的後果了嗎?"

"我這病我知道,換心手術我們沒錢治療,所以這病肯定是活不長了,既然小楚說有其他辦法,還不如試試,而且我相信小楚。"蕭鸢語氣虛弱的說道。

"愚昧,愚昧!你這是拿自己的性命當兒戲!"陳醫生大聲道,不過病人自己都同意了,他也沒辦法。

江楚見狀,連忙轉身向外面走去,打算去買些銀針。

醫院門口就有藥店,江楚買了針之後很快返回。

此時,陳醫生正在病房門口等著,他臉色陰沉,手裏還拿著一張紙。

"你們既然鐵了心自己治療,那也可以,這是保證書,出了問題,我們醫院概不負責!"

"另外,我不管你們病情怎麽樣,等會就去辦理出院手續吧,你們的病,我們醫院沒法治!"陳醫生將手中的紙遞到江楚面前,臉色陰沉的說道。

江楚咬了咬牙,然後簽了名字,另外讓蕭鸢也摁了手印。

辦完這些,江楚將所有人都趕了出去,然後退下了蕭鸢的外套,只留下貼身的衣物,那姣好的身材,頓時展露在他的面前。

close

猜你喜歡

都市重生小說 異能小說 熱血小說 女強小說
都市重生小說
都市重生小說

都市重生小說是小說愛好者不能錯過的小說類型之一,想要看好看的都市重生小說但是找不到!來這裏,本次老鐵文學網爲大家收集了全網最優質的都市重生小說大全!

查看更多>
異能小說
異能小說

想要看主人公具有一些超越常人的特殊能力的小說?天生擁有!後天覺醒!異能爆發!想要看異能小說的看官們可以看過來了本次老鐵文學網爲大家帶來了好看的異能小說大全。

查看更多>
熱血小說
熱血小說

熱血小說貫穿著“友情、努力、勝利”的精神,不同年齡、不同性格的讀者都能在熱血小說中找到共鳴的角色。男性血液中帶有的獨特的熱血小說!是否讓你讓你熱血沸騰?

查看更多>
女強小說
女強小說

喜歡看女強小說但是找不到好看的女強小說?來這裏,老鐵文學爲您提供好看的女強小說大全,讓您一次看個夠!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9 老鐵文學ALL Right severed 聯系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