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鐵文學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台!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玄幻 > 淩天神皇

淩天神皇

淩天神皇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9-08-24 03:05

評語:太喜歡了,這樣的神級作品,情節構思巧妙,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作者這麽用心,此文不得不推薦!

唐葉一眼就認出來,這女人是林府的小祖宗,林家二小姐林婉柔。

林婉柔雖然只有十五歲,身高目測剛剛一米六,還未長成,但卻發育的盡善盡美,身材前凸後翹,火爆到讓人眼珠子都飛出來。偏偏臉稚嫩純美,肌膚白凝如脂,紅唇潤澤。尤其是那雙眼眸,水汪汪的宛如藏著一汪秋水,睫毛彎彎,又黑又長,真是美翻了。

精致的臉,配上火辣的身材,只有四個字形容她的身姿,童顔巨乳。

不過,現在林婉柔的眼眸中,卻含著深深的憤怒,狠狠的瞪著唐葉。

身邊的野獸呲著獠牙,一副吃了他的模樣。

“二小姐,您找我……有事?”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看這小妞兒來者不善,唐葉也只好陪著笑臉。

媽的,沒想到我也有被女人欺負的一天!

想我唐葉上輩子過的多麽快活?天天入洞房,夜夜做新郎,走遍全天下,都有丈母娘。

而現在呢,卻成了人人喊打的小奴才。

這還讓不讓人活了?

尤其是這個二小姐,居然叫什麽林婉柔?

婉約柔媚的意思?

我呸!

誰不知道你林婉柔刁蠻古怪,頑劣霸道,弄得林府雞飛狗跳,人神共憤?

還林婉柔呢,改名叫林鬼愁吧。

尤其是她才十五歲,但是整人的手段花樣百出,層出不窮,就差沒鬧出人命了。

若是等著以後長大了,那林府還不成了人間地獄?

“哈哈,二小姐又要捉弄唐葉了,沒看三品妖獸鐵骨銅狼都帶出來嗎?”

“唐葉這厮也是個不開眼的,吃了他也活該。”

“咱們看看二小姐的手段,不知道鐵骨銅狼是先咬他的手,還是啃他的腳?咱們下注賭幾把?”

一衆家丁幸災樂禍的看好戲!

林婉柔牽著那頭三品妖獸,鐵骨銅狼,漂亮的大眼睛藏著戲谑的神韻,忽然就松開了鏈子,發出了攻擊的指令。

“嗷嗚……”

鐵骨銅狼身長兩米,高一米,鬃毛豎起,獠牙鋒利尖銳,大吼一聲,向這些看熱鬧的家丁撲去。

“媽呀,出人命了。”

那些圍攏上來的家丁一股腦兒全部逃跑了,落後的幾個嚇的尿了**。

他們心中都還奇怪:往日二小姐懲治唐葉的時候最喜歡被圍觀了,現在怎麽還趕他們走呢?

壞了,這次二小姐是要玩真的。

唐葉活不成了!

“嘻嘻,一幫膽小鬼。”

林婉柔看著一幫家丁落荒而逃,興奮的手舞足蹈,小臉如荷花綻放。

“小狼,回來。”

鐵骨銅狼已經撲倒了一個家丁,正要享用美餐,聽著林婉柔叫它,只好放棄了嘴邊的美食,心不甘情不願的返回來,尾巴耷拉著,一副意興闌珊的樣子。

“小狼別生氣,這個奴才才是你的美食呢!”

林婉柔摸著狼頭,笑嘻嘻的看著唐葉,“你這奴才表現很不錯啊,往日就是你屬你跑的最快了,嘻嘻,我的小狼餓了三天,正好用你打打牙祭。”

真是個小魔女啊!

唐葉又氣又怕,背後驚出了一層密密麻麻的汗珠,靠的,剛出虎穴,又如狼窩啊。

鐵骨銅狼雖然只是三品妖獸,但是攻擊力強悍,不知恐懼爲何物。

還有,鐵骨銅狼,顧名思義,抗打擊能力那是超強的,天生的防禦性與攻擊性同步的妖獸。

所以,盡管三品玄者雖然與鐵骨銅狼是同一品級,但真打起來,兩個三品玄者也未必是鐵骨銅狼的對手。

當然,換成唐葉這種不知玄功爲何物的廢柴,就算是一百個,也只有被咬斷脖子的命。

鐵骨銅狼聽懂了主人的話,張開血盆大口,瘋狂的就要往唐葉身上撲過去,迫不及待嘗一嘗人肉的香味。

“小狼,等一下,本小姐先審問一下這個惡奴。”

看到唐葉嚇的臉色發白,林婉柔更加得意,拉著鐵骨銅狼的鏈子,紅唇翹起,沖著唐葉哼道:“小奴才,方才大廳之上你居然敢撒謊欺騙我爹?誰給你的膽子?”

唐葉連忙搖頭:“我哪裏撒謊了?”

林婉柔驕哼一聲,“你偷白雪姐姐的裘衣,我可是親眼看到了,沒想到你居然金蟬脫殼,賴到劉能身上,真是好手段啊!你說,你這種刁奴品質惡劣,偷奸耍滑,是不是該死?”

真背運啊!

唐葉叫苦不叠,人家都看見了,他怎麽辯解也沒用。

而且,萬一激怒了這個刁蠻的二小姐,自己做太監的機會都沒有,直接就成了這頭惡狼的晚餐。

唐葉心念一轉,打定了主意,挺著%,傲然道:“既然二小姐看到了真相,那我就不狡辯了,我唐葉行端坐正,敢作敢當,沒錯,是我偷的。”

“行端坐正?呸!”

林婉柔啐了一口,咬著銀牙,冷冷道:“你做了賊還配叫行端坐正?你偷了不敢承認,反而栽贓給賈仁那小子,這算是敢作敢當嗎?”

唐葉早就想好了對詞,“二小姐冰雪聰明,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相信也一定看出了賈仁那厮動機不純,意圖借機生事,對林府發難的險惡用心吧?不然,二小姐也不會把這些家丁趕跑,與我偷偷的親密接觸……”

“小奴才大膽,誰與你親密接觸?”

林婉柔嬌臉浮上一層羞媚的紅暈,美眸瞪著唐葉,掐著腰,一副火辣的樣子:“賈仁那小子什麽動機,本小姐慧眼如炬,難道會看不明白?不過,這和你有什麽幹系?”

“事關林府榮譽,怎麽會沒有幹系?”

唐葉一副正直凜然的模樣,“我若是承認了是我偷的,豈不是害了林府,中了賈仁這厮的毒計?二小姐,我對林家忠心耿耿,天日可見,面對陰險的賈仁,我必須拿出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高尚情操,情願撒謊做個不誠實的人,也要破解了賈仁的毒計,保住林府聲譽!哼,與林家的面子相比,我個人背負不信不義的惡名,又算得了什麽呢?”

“這……”

林婉柔一臉驚詫的看著唐葉,圍著他轉了好幾圈,美眸微微眯著,秀美緊蹙,背著手,疑惑道:“啧啧……你這頭蠢驢什麽時候變聰明了?居然引經據典,出口成章?”

唐葉心中這個氣啊,不卑不亢道:“這叫大智若愚!”

“去你的大智若愚,本小姐才不管那麽多呢!”

林婉柔哼了一聲,眼眸中閃爍著戲谑的幽光,舔了舔豐潤的紅唇,壞壞的笑:“白雪姐姐可是我的好朋友,你這個卑劣的采花賊亵渎了她的純潔,我必須懲罰你!嘻嘻……趁著此處無人,陰風陣陣,正是殺人越貨的好時機,小狼,給我上,咬斷他的腿……”

“慢著!”

唐葉嚇的毛骨悚然,大聲道:“事已至此,可容我留下遺言先?”

林婉柔道:“本姑娘最善解人意了,有屁就放,不要長篇大論,我的小狼已經三天沒吃飯了,餓壞了它我會心疼的。”

什麽善解人意?你這是善解狼意。

媽的,在她心裏,我連一頭畜生都不如。

唐葉恨不得一把抓過刁蠻的二小姐,撩開她的長裙,狠狠揍她的**。

可是眼下保命要緊,偉大計劃只能以後再說。

“正所謂人之將死,其言也善,二小姐,您想啊,我又蠢又笨,甚至于連男女都傻傻分不清楚,又怎麽會平白的去偷白雪姑娘的裘衣呢?美女,對我如浮雲啊。”

“此言有理!”

林婉柔歪著頭,一臉疑惑,忽閃著黑漆漆的大眼睛,笑道:“以你的智商,怎麽能分辨出女人的美與醜?至于偷,更加就令人匪夷所思了,難不成有人在背後指使你?”

你才分不清美醜呢!

唐葉氣得冒火,但仍伸出大拇指,拍馬屁道:“二小姐就是二小姐,聰明得讓人垂涎三尺。”

“少拍馬屁,本小姐是絕不會放過你的。”

林婉柔嘴角帶美滋滋的笑意,揪住唐葉的衣襟,媚眼眨動,逼近唐葉那張清秀的臉,身上的香味**得唐葉心猿意馬,“快告訴本小姐,誰才是真正的幕後指使人?”

唐葉爲難的蹙著眉頭,歎了一口氣,“此人身份極爲特殊,說出去恐怕會影響林府的聲譽,反正我也要死了,就好人做到底,把這見不得光的事情帶到地獄去吧。”

“小奴才,原來你在這等著我呢!夠奸詐啊。”

林婉柔摸著鐵骨銅狼的耳朵,威脅道:“敢掉本小姐的胃口?信不信我讓小狼活吞了你?”

鐵骨銅狼這畜生很會配合林婉柔,張開血盆大口,威風凜凜的嚎叫起來。

唐葉仰著頭,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衣衫其實都**了,誰知道這個刁蠻的小妞兒會不會按照套路出牌?

“好啦!好啦!就算你贏了!”

林婉柔撅著唇,看著‘硬氣’的唐葉,氣呼呼道:“無趣,真是無趣,沒想到你這個蠢蛋還真有幾分骨氣,這樣吧,你說出幕後真凶,本小姐就放你一條生路。”

媽的,這小妞兒稚嫩的很,怎麽鬥得過我?

唐葉暗自得意,故意向四周望了望,壓低了聲音,神神秘秘道:“是表少爺讓我幹的。”

“原來是我表哥?哼,這個混蛋從來不幹好事。”

林婉柔瞪大了眼睛,嘟著嘴,凶巴巴的揪住唐葉的脖領子,“若是你敢騙我,有你好受的。”

“怎麽會騙二小姐呢?”

唐葉道:“二小姐您想啊,表少爺有戀物癖的愛好,林府哪個丫鬟的裘衣沒有丟過?況且表少爺喜歡白雪姑娘的事,滿城皆知,搜集白雪姑娘的貼身衣物,可是表少爺夢寐以求的事。不過身爲林府少爺,怎麽能幹這等喪心病狂的事呢?爲此,表少爺茶飯不思,愁眉不展,影響了修煉。”

林婉柔窘的小臉通紅,攥緊了粉拳,狠呆呆道:“我說表哥這些日子怎麽愁眉苦臉的呢,原來是因爲此事?呸,還戀物癖呢,你們男人沒一個好東西,我爹也愛幹這種無恥的事情。”

唐葉口中的表少爺就是林家主林宏遠的外甥,只不過父母早亡,一直住在林家,而且林宏遠沒有兒子,對他格外看重,當作傳家寶,也改成娘家姓,名爲林熊!

而目前這種情況,只有表少爺能救他的命了。

“可是,二小姐,您也知道,表少爺馬上要參加落葉城一年一度的擂台賽了,這關系到表少爺的前途以及林府的未來,重要到掉渣兒,家主大人也相當看重,可是表少爺目前這種渾渾噩噩的狀態,哪有心思修煉呢?”

唐葉是什麽人呢?那可是華夏第一神偷。

偷,是一種行爲,但神偷,則是一門高深的藝術。

與貴婦在一起,他就是紳士,與虎豹在一起,他就是豺狼,與地痞在一起,他就是流氓。

總之,他見風使舵的本事,無人能敵!

現在說到表少爺的難處,唐葉那是一臉的關心與難過,眉頭皺巴巴的,一副憂心沖沖的樣子:“表少爺無心修煉,不僅家主大人不高興,更關系到林府的未來,我身爲林府最忠心的家丁,看在眼中,痛在心裏。”

“直到最後,我終于下定決心,就算背負上采花賊的惡名,也要爲少爺完成心願,取了白雪小姐裘衣獻給表少爺,哎,正所謂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爲了林家,爲了少爺,我情願一世英名,付之東流。”

唐葉表演的太投入了,居然還不忘了擠出兩滴眼淚。

“你對林家好忠心,本小姐感動得要哭,這次就放過你了,本小姐不再追究。”

林婉柔眼眸閃爍著喜悅的光芒,水汪汪含媚,紅唇緊咬,小臉紅彤彤的,一副感動得要依偎到唐葉懷中親上一口的嬌媚模樣。

媽的,費勁唇舌,總算是保住了一條小命。

我若是身負玄功,又何懼這小妞兒?

唐葉擦著腦門上的虛汗,剛松了一口氣,就見林婉柔剛才還興奮紅潤的小臉,陡然間就陰雲密布起來,眼眸狠狠的瞪著自己,好似把自己當成了獵物。

我靠,這小妞兒翻臉比翻書還快?

“二小姐,您……您這又怎麽了?”唐葉預感到大事不妙,悄悄向後挪動腳步。

林婉柔笑得詭異,摸著鐵骨銅狼的頭,饒有興趣說道:“我忽然想起來,我以前也丟過裘衣,一直找不到真凶,今日,終于真相大白了……”

完了!

現在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唐葉一指林婉柔背後,急忙作揖,興奮道:“表少爺,您怎麽過來了?小的有禮了。”

“表哥?”林婉柔向後一望,揉了揉眼睛,“咦,哪有人啊!”

轉回頭來一望,唐葉已經跑出去百米的距離。

“哇呀呀,小奴才,敢耍本小姐!”

林婉柔氣的直跺腳,粉臉漲紅,怒氣沖天,“小狼,給我追,咬死他。”

看著唐葉被鐵骨銅狼追得**冒煙,落荒而逃,林婉柔拍手稱快,笑得彎了腰,“這個家丁有點智慧,居然敢與本小姐作對,嘻嘻……以後有的玩了。”

鐵骨銅狼乃是三品妖獸,十分凶悍,跑起來似一陣風,與獵豹的速度相差無幾。

盡管唐葉笨鳥先飛,率先跑出去百米,但連玄功都不會的小人物,怎麽能跑得過這頭變態的畜生?

背後一陣陰風突襲而至,濃重的腥氣席卷全身,一縷衣衫已經被鐵骨銅狼撕扯開。

唐葉一回頭,鐵骨銅狼張著血盆大口,要把他的整個腦袋吞進去。

“壞了,今日要死在這個畜生爪下!”

幸好前面出現一個水池,唐葉撲通躍入水中,身爲一名神偷,遊泳乃是必備逃生之手段。

他水性極好,潛入水中,生怕鐵骨銅狼追來,潛遊到對岸,憋了好久,才小心翼翼的冒出頭,發現鐵骨銅狼還在對岸呲著牙,一副氣急敗壞的樣子。

“哈哈,這畜生怕水!”

唐葉死裏逃生,高興的哈哈大笑,沖著鐵骨銅狼豎起了中指,惡狠狠道:“畜生,你等著,看我早晚吃你的肉,還有,回去告訴你那刁蠻的主人,老子早晚要抽爛她的**……”

他濕漉漉的爬上岸,就見賈仁在三管家的陪伴下走過來。

劉能躺在擔架上,被兩個小厮擡著,他已經醒了過來,滿身的鮮血,臉色蒼白,別提多麽狼狽了。

看著唐葉,劉能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叫囂:“放我下來,我要殺了他,我要殺了他,你害得我好慘,我要報仇,我要報仇……”

唐葉掐著腰,冷笑著挑撥離間,“你腦子進水了,還是被驢踢了?冤有頭,債有主,明明是你的主子把你打傷了,怎麽怨在了我的頭上?呵呵,你的主人還真下死手啊。”

“你……”劉能一窒,立刻閉口,不敢再叫囂報仇。

賈仁看著唐葉,一臉輕蔑的笑,“唐葉,你夠狠啊!本少爺一定會玩死你的,從今天開始,你的噩夢開始了,直到,死!”

瘦猴一樣的三管家點頭哈腰的跟在賈仁後面,附和道:“賈少爺別生氣,這事我來辦,等著這次任務完成歸來,我會讓您滿意的。”看著唐葉,也是一臉的奸笑。

唐葉哼冷一聲,“騎驢看賬本,走著瞧!”

close

猜你喜歡

修煉小說 現代言情小說 熱血小說 玄幻女強小說
修煉小說
修煉小說

老鐵文學網小編爲大家整理歸納了修煉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修煉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現代言情小說
現代言情小說

現代言情小說包括了都市、言情、娛樂、種田、重生等小說類型。本次小編爲大家收集了現代言情小說大全,讓喜歡看現代言情小說的看官們一次看個夠!

查看更多>
熱血小說
熱血小說

熱血小說貫穿著“友情、努力、勝利”的精神,不同年齡、不同性格的讀者都能在熱血小說中找到共鳴的角色。男性血液中帶有的獨特的熱血小說!是否讓你讓你熱血沸騰?

查看更多>
玄幻女強小說
玄幻女強小說

玄幻女強小說,以光怪陸離的玄幻世界爲背景,以女主視覺描寫的女強小說!想看強悍的女主人公用炫酷的技能稱霸大陸嗎?那就來老鐵文學,看玄幻女強小說吧!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9 老鐵文學ALL Right severed 聯系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