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鐵文學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台!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靈異 > 姜氏陰陽街

姜氏陰陽街

姜氏陰陽街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9-08-24 17:06

評語:非常值得看的一本書,子夕寫的情節設置不俗套,看起來很舒服,看的酣暢淋漓爽快至極!推薦一看!

以外的婚變給家庭蒙上陰影,洪家三兄弟只留下長子偉春,次子偉峰,均未配偶,老母盛氏思兒心切,移情兒媳,逐雇頂轎,把景芳接去,認祖歸宗。

繼入鳳琪的繡房,早晚伺奉婆婆及兩位大伯。

倒還相安無事。

一晃五年,盛氏夜做一夢,一頭白水牛犁旱地,甚爲艱難,頗感疑惑,就叫兒請娘舅來解夢。

娘舅盛洞天,綽號白秕,上盛村人,好解卦圓夢,前來屈指一算:“景芳屬牛,旱即缺角的白牛也,白牛操成白地,不好!外甥家毀矣!”

全家聽了驚慌不已,懇求設法解救,白秕面有難色:“天意如此,人豈可囚違?”

“那可怎麽好?”

全家急得團團轉,攜衣蹬腳,一齊跪求:“懇求看在外甥的分上,一解懸崖之危。”

洪家在石子路算得一份暴富戶。

秋伯何等精明,那算盤打的絲毫不差,在直裏鄭方圓家當了二三十年管家,明領暗受。

置了四五十石田地及多處寬敞的屋宇。

這一切都瞞不過娘舅,白秕也早已垂涎,只是無隙下手,就故作姿態地說:“外甥們遭此劫難,做娘舅的怎能坐視不救?只是實在沒有挽狂瀾,轉危局的回天之力罷了,以愚之見,先休了景芳,你們想,家裏一系列的惡運都因她而起。

旱地的旱字上半字是白缺撇,她能清白麽?下半字少角的牛即牝牛那是白牝牛的化身,是天上逃下來的白水牛精,再不‘請走’,必是家破人亡。

不過休妻必須等小三回來,或把老爺保出來方有可能,縣衙紹興師爺是朱縣令智囊,與我有一面之交,只要你們舍得贈上一份家當,讓老爺出獄並非難事,到那時,再由老爺自己決斷便了。”

“既如此,願傾其所有,全憑娘舅作主就是。”

滿家齊聲答應。

在娘舅的操縱下,竟賣掉大部分田産和屋宇,只有留下舊房安身。

秋伯果然保了出來,但曆經這番波折,已于世淡泊,落得寫一休書:“何苦還霸住別人女兒受苦,還她一個自由之身也是行善之舉。”

景芳回到娘家,難免遭人白眼,再也難覓兒時溫馨,但事到如今她又能上哪兒去呢?只好認命,與牛爲伴。

雖說媒人三番五次勸她改嫁,奈何癡情難改,就抱定終身不嫁的主意,一心等望浪子回頭破鏡重圓。

這天景芳在欄裏專心飼牛,忽然門開一縫,她扭頭一看,有位五十來歲的鄉紳模樣的男子探身往內張望:“姑娘,這牛可賣?”

景芳見他肥頭圓腦,穿著白府綢對襟上衣,項挂銀鏈金表,群仆相隨,心中已明白三分,上來就把門砰地一聲扣死:“不賣!”

他正欲搭話,不想被門擋回,一摸前額已撞出一大塊鵝冠疙瘩。

從仆們一哄而上,給他**揉搓,七嘴八舌地勸道:“老爺別死心眼了!世上好女子多的是,何必留戀這麽個冷若冰霜的小寡婦哩?冷眼瞧她。

除了那張粉臉好看,也沒有特別的長處,只不過一個極平常的村野潑姑罷了。”

“你們發現了沒有?就是這雙眸子就能傾倒天下一切男人,我們快走訪了個把月了,那裏見到過如此姣容?像她這樣美貌的女子自古以來都難能多得的。”

“像老爺這等身份,別說這麽個小寡婦,就是天仙般的姑娘白送上門來,還愁你不挑,何苦到這野村冷戶碰一鼻子灰回去。”

“你們懂得什麽?”

劉老爺從侍女手中接過一方白绫手帕,引去頭上不住冒出來的熱汗,不勝感慨地說:“你別看她身在牛欄。

那風流體態無人可比。

三國初年,呂布弑父奪妾,那貂蟬是**麽?非也,乃是王司徒一個得意的寵妓而已。

小寡婦又怎的?比那些毛胚待嫁的清水貨更成熟,更有情趣,也更懂得風情。

我要娶就要娶東鄉女,其他一概作罷!”

“老爺既然看中了她,改日重金聘親便了。

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這種小戶人家那有不高攀之理?”

“這又錯了,直裏頂尖的大富豪鄭方圓膝下無嗣,晚年得一千金,才貌雙全,連縣太爺朱明之子朱元前去求親都不肯,可她有現成的高枝不攀,偏偏以千金之體俯就她家長工。

看來百科易讀,情書難解。

這‘情’字竟比泰山還重。

只可自許,不可強求……”

該男子姓劉,名仁榮。

湯溪上鏡人氏,家有良田千頃,城裏又有多家店鋪,富甲西門畈。

新近愛妾亡故。

心中幽悶,就以買牛爲由,雲遊八婺,一來散散心,二來訪得一位絕代佳人填房,以解晚景淒涼。

聞陰陽街有位淑女叫景花,天生麗質,美豔絕倫,不免春心萌動,覺得就憑自己地位權勢娶她也並非難事,就興致勃勃地來到堂屋,範氏向來上門不殺客,予以接待,又是茶點,又是湯圓,面子上非常客氣,但始終不讓女兒露面,說:“劉大官人是發財人家,瞧得起我們貧家女兒不勝欣慰呢,只是雞窩裏飛不出金鳳凰,小女年幼,孤陋寡聞,見識有限,不是上大台盤的料,最近又許親人家,還請見諒!”

劉仁榮聽了十分惆怅,好不容易訪到一位美姣娘,已有他屬,怪只怪自己遲來一步。

現在懊悔已經來不及了。

就坦然說道:“名花既然有主兒,豈敢奪人所愛,只是還有一事打聽一下;五年前,有位東鄉女與小藥徒途徑山塘下裏珠珑,被山洪沖進風雨亭,圍困了一夜,此事倒還罷了,不想由此而引發那場鄭千金殉情周八百的人命官司,一切無不與東鄉女美貌有關。

因此她的芳名轟動城鄉流傳至今。

但不知其下落?”

“東鄉女是城裏茶肆妄稱,便是老身大女兒,名叫景芳,現已寡住娘家,不知貴客有何見教?”

“豈敢!當年本人與鄭方圓交好,與縣衙也有交情,故陪堂過審,對此案底細一目了然,只是沒有見過東鄉女,今有幸拜訪貴府,請求一見,這五十兩銀子權當見面禮。”

他從管家手中接過銀子,放在桌上。

“你的好意我領了,只是快把銀子收回,我姜家雖說清貧,但從未受過人的接濟。

恕我直言,我這女兒自從洪郎走出以後,心如枯木,不出二門,從來不肯會見陌生男子。

我也無意強她所難。

劉大官人一定要見她,還有勞你自己到牛欄屋子裏走一趟,如有言語沖撞,請別怪老身事先不告。”

劉仁榮見範氏執意不收,只得叫隨員接過銀子,自己率衆向牛欄屋裏而來。

其結果吃了這杯閉門羹。

只得怏怏出村而去。

東鄉女的冷淡,並不影響他對她的追求,立即准備回歸置辦聘禮,安排陣容前來提親。

于是一揮手,轎馬啓動,一徑退出陰陽街,望官大路而來。

這日恰好紹賓忌日,曹春花備了葷素幾碟菜肴,一壺水酒,由胖大嫂陪同上墳祭祀回來,見前面一位官人信步走來,後面轎馬跟隨,侍仆成群,極爲氣派,就一旁駐足讓路觀望。

媒婆悄悄地對老爺說:“你不是要一位極爲俊俏的寡婦麽?她才二十一歲,可已守寡了五年,你看那身段,長相比東鄉女如何?老爺若有意,老身憑三寸不爛之舌保管你馬到成功!”

劉仁榮放慢了腳步,留心一瞧,見她體態輕盈,柔發風動,嬌容半遮半掩,無不楚楚動人,不覺大吃一驚:“這不是夏秀麽?”

原來三十年前,上鏡村突然來了兩個衣著褴褛的父女,父親叫夏日,女兒叫夏秀,身無分文,牛車上卻放著兩口沉重的棺材,說是廣東人氏,沿水路北上,父母在途中亡故,不忍丟棄,只得買二口棺材裝殓了帶上,求村裏賣幅土地葬之。

劉太公見他有孝心,就賣塊地皮讓他安葬,他卻采用無根安葬。

所謂無根安葬,就是用石頭墊起棺材腳,用磚四面及頂封了,粉上石灰,本地人叫它“白水牛”。

做兒的不忍父母在異鄉落土,好讓條件許可時運回家鄉,落葉歸根。

半年過去了,金華府來了四位公人,把夏日逮捕收監,夏秀才十多歲,由好心的劉太公收養,改夏爲劉,叫劉秀,做了太公長子劉仁榮的妹妹。

經審查得知,夏日乃是海上江洋大盜,被判殺頭之罪,行刑前,劉太公帶著劉秀探監。

夏日說:“我被殺以後,無所他求,只求劉太公打開兩口棺材,讓女兒看看祖父母的遺容,因爲長這麽大了,還沒有見過祖父母,以盡孝道。”

劉太公答應了,回來扒開墓道,開了棺材,一看裏面並無遺骸,而是滿棺材的金銀財寶,從此幾代大發,造了三十六座大廳,十二座祠堂,購置千石良田。

劉仁榮不僅繼承了家業,還看中了劉秀,劉太公認爲,夏秀已改爲劉秀,親屬同宗同姓,阻止了這樁婚事,並把她許給縣衙官吏盧俊。

盧俊乃是光武帝輔國大將盧文台之後,世居高儒亭久,谙水法,在治辛畈源時先身士卒,劈山開渠,山崩被埋,劉秀只得帶著女兒春花改嫁到山下曹,因爲曹春花身段,容貌極像她的母親,被劉仁榮誤認爲當年傾心過的劉秀。

劉老爺駐足,那注視的目光,傾落在範陽女的身上,她被瞧得不好意思起來,忙低下頭,恍惚間,突然想起父親去世後,有個自稱娘舅的風流男子光顧她母女倆,母親對他懷有感激之情,留他住宿,後來村頭裏閑話多了,就悄悄地改嫁到山下曹。

于是上去道了個萬福:“這不是上鏡村的舅舅麽?”

“不錯,我就是你的舅舅劉仁榮,自從你娘謝世後,我一直打聽你的下落。

所料不及的是你竟然出落得如此花容月貌,極像你當年的母親,我都不敢相認了。”

“舅舅謬誇了,我是世道被咬破了膽,裏外都是苦,也許命該如此。”

春花上前一步,熱情邀請:“今日也算得上人際幸會,機會難得,誠請舅父去寒舍一敘!”

劉仁榮欣然答應。

一幹子遊手好閑的家奴,女仆遊興未盡,也巴不得主人留連忘返。

樂得多逍遙幾時。

于是興師動衆,調轉車馬轎門,再度向陰陽街進發。

春花因家室外淩亂,就遞了個眼色,胖大嫂心領神會,趕快抽身回去灑掃庭院做些安排。

自己卻領著這幹子人馬,穿街過巷。

時值初秋,天高氣爽,涼風習習。

家家屋檐下都挂著串串簇簇的包谷,豆束、紅辣椒,一派豐收的村景。

兩廂店鋪風聞一向鮮有親戚走動的小寡婦竟然來了氣派不凡的娘舅,都出了排門刮目相看。

轎馬擁進東頭一所不大的農家場院,驚得雞犬亂竄四飛。

仆從們沒有主子吩咐不敢貿然進屋,閑著無事,紛紛在樹陰下席地而坐,劃地爲盤,走起五子棋來,那馬兒無人管束,伸展毛鬃鬃的長長脖子,龇牙咧嘴,啃起籬笆上的牽牛花。

胖大嫂喝住狂吠的家犬,抱一篩籮青祠料到竹林裏喂馬。

及至衆人都進了屋,三間平屋,西間做了廚房、豬欄,中間作客堂,東間才是臥房。

不久,堂上已調開兩張八仙桌,擺上一缸老黃葉茶,一疊粗碗,安置衆奴仆就位喝茶;由于堂上過于嘈雜,只得把娘舅單獨領進寢室,在靠chuang沿小圓桌旁太師椅上坐了。

雖說農家內室不許男人進入,但自己的娘舅無須禁忌,不必見外,並由外甥女陪著喝茶說話,也顯得格外溫馨。

劉老爺覺得這間寢室雖與自己妻室繡房難以匹敵,但花chuang,朱漆衣櫃,箱籠家什都排列得整齊,一塵不染,整體上還算寬敞明亮。

不久,胖大嫂率著三四位臨時請來幫忙的村姑,大盤小碟地端進來,一罐黑木耳金針清炖老母雞,一盤白切肉,其他均是豇豆,茄子,絲瓜蛋花湯等家常粗菜。

一壺剛從地窖啓封的陳年老酒,濃香醇厚。

春花給他滿滿地斟了一碗說:“舅舅請喝,這荒村野舍,沒啥好招侍,這酒倒是先夫自己釀封的,算起來也有五六個年頭,不知可否合口味?”

“好酒!”

老爺有如此美麗的外甥女陪喝,興致勃勃,狠狠地呷了一口,覺得清香撲鼻,酣暢滑喉,滿口贊揚:“這樣好的酒恐怕連城裏振豐酒家都取不出來。”

“家雖貧寒,別的沒有,酒還有幾甕。

據夫家說,有三壇老紹興已埋了上百年。

振豐酒家前大老板丁趣易出過三百兩白銀還沒讓買走呢,那時家裏開著前店後坊,留著它做牌子的,誰也不賣。

我同紹賓拜堂時,公爹一高興就開一壇,誰知壇裏長了三斤重的一朵極爲罕見的靈芝,那酒刮刮扣扣還不滿一壺,只讓每位賓客用筷子醮嘗一下,都說是絕對佳釀,王母娘娘喝的瓊漿玉液也不過如此。

轟動一時,城裏九德堂聞訊趕來,說百年酒壇長的靈芝是稀世之珍,是皇帝才能享用的延年益壽的極品,是包治百病的還魂草,死者只要三天內能耗開牙關,灌進芝汁,還可有望還陽,經過好說歹說,竟出三百兩銀子買走。”

“沒錯,那支靈芝鮮如滾露,澤如朱漆,一直供在縣太爺朱明的案頭,後選爲貢品,朱縣令也因此也賞得一件黃馬褂。”

“眼下還有兩壇原封不動地存放那裏,你若不嫌棄可奉送一壇。”

“那太好了。

不過這兩壇我都要定了!”

劉仁榮馬上傳進管家:“你拿出一千兩銀票,這兩壇酒我買了。”

“舅舅,不可,祖上有遺言,這酒只可禮饋,不可出售,你把錢票收回去,我自己娘舅喝一壇外甥女兒家的酒還不行麽?這錢絕不敢收的。”

劉仁榮三碗已經落肚,趁著幾分酒興說:“外甥女既然有這個孝心,這壇酒我領了,只是你年紀輕輕的就守了寡,做娘舅的于心何忍?你不如同我一道到上鏡去,我專門撥幢房子給你住,從此你的吃穿用就不用愁了。

將來我物色一份好人家再嫁出去,一切嫁妝費用都舅舅包下來,不知你意下如何?”

“不可,舅舅的一片真情我領了,我雖然在這裏無依無靠,但也還自由自在,先夫留下一份薄薄産業,也可以度日。”

原來外間不住傳來劃拳聲,此刻都已無聲無息了,劉仁榮想站起來關照一下,誰知自己已經頭重腳輕,昏昏欲睡,她忙招呼胖大嫂過來幫忙,把他扶到自己的chuang上安睡。

她們來到外間,見兩張桌上都杯盤狼藉,人們七歪八倒扒在桌上,只有四五個侍女、媒婆還在一旁喝茶。

也已經有了十分酒意。

“這可怎麽辦呢?”

小寡婦發愁了。

“你也特客氣呢,打腫臉兒充胖子,連百年陳的老酒都給了人家。

你娘舅當是誰呢?是到處采花的老色鬼。

爲了姜家那兩顆還瞧得過去的粉頭,整整呆了一個晌午懶著不走。

那範定金是個多大的角色?小女壓根不讓露面,那被洪家退貨回來的‘白牛精’賞了他一門扇,你沒注意他額上鴨蛋大的疙瘩麽?”

春花被搶白了一頓,反而沒了主意,那胖大嫂卻有心計,下地窖把兩壇百年陳移了“位”。

用二壇二水酒換上,以防春花上當。

還說:“現在天色還早,趕緊燒鍋濃茶給他們醒醒酒,等會你娘舅醒來打發他們上路了便了。”

來幫忙的三四位村姑連飯都沒吃一口就已回去了,春花只得同胖大嫂自己收拾碗筷,把滿桌滿地的嘔吐物蓋上草灰,臭氣熱天,忙了好半天,才到廚房間吃了點殘湯剩飯。

天黑下來,chuang上那位“胖豬”

呼噜如雷,她意欲催他們走,搖了半天,剛要醒來,沒想到一個轉身朝裏又打出鼾聲,胖大嫂招她出來:“看來今天是趕不走了。

不如在堂間打掃一下,攤領谷墊,鋪些稻草,讓男仆們胡亂將就歇一晚。”

“那媒婆還有四位侍女怎麽辦?”

“那媒婆領到廚房,賞她一塊門板,她愛睡就睡,不愛睡就讓她坐等天亮;那內房再攤領插翼(插在稻方攔谷用的竹制品)讓四位侍女安睡,還好照顧老爺,橫豎天氣都熱,凍不死人,過了今晚,難道還怕她們懶著不走不成?”

“可我又睡那裏?”

“一群野豬闖進菜園,你總不可能同流合汙吧,睡到我家去,那裏門殿的義弟諸葛光,沒數連我家門的朝向都忘掉了,你還好給我做個伴。

明朝早些過來也就是了。”

請佛容易送佛難,閱曆尚淺的春花面對這群懶著不走的尊神如何處置?

close

猜你喜歡

現代懸疑小說 靈異小說 靈異恐怖小說
現代懸疑小說
現代懸疑小說

想知道最恐怖的現代懸疑小說有哪些嗎?大家都在討論的現代懸疑小說有哪些?超級好看的現代懸疑小說盡在老鐵文學網!

查看更多>
靈異小說
靈異小說

漂浮的鬼怪和行走在黑夜的僵屍,他們正在對你講述著這一些其他人都聽不到的故事喲!老鐵文學網本次爲你提供了最優質好看的靈異小說!更多精彩小說,盡在老鐵文學網!

查看更多>
靈異恐怖小說
靈異恐怖小說

靈異恐怖小說爲喜歡夜讀的小夥伴准備,一般人可不要輕易觀看閱讀哦,更多精彩優質靈異恐怖小說老鐵爲您提供!

查看更多>
  • 地府代理人
    地府代理人

    靈異 / 嶽東,顧嫣紅

    2019/10/08 | 0 人已閱

    評分:5.0

  • 遵命,女鬼大人
    遵命,女鬼大人

    靈異 / 巫龍,風岚

    2019/10/08 | 0 人已閱

    評分:5.0

  • 生人勿進
    生人勿進

    靈異 / 張瘸子,李馨

    2019/10/08 | 0 人已閱

    評分:5.0

  • 招陰
    招陰

    靈異 / 楊威,呂紫嫣

    2019/10/08 | 0 人已閱

    評分:5.0

  • 陰探
    陰探

    靈異 / 陳平,佚名

    2019/10/08 | 0 人已閱

    評分:5.0

  • 鬼話連篇
    鬼話連篇

    靈異 / 夏一天,天九兒

    2019/10/03 | 0 人已閱

    評分:5.0

Copyright © 2010-2019 老鐵文學ALL Right severed 聯系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