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鐵文學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台!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言情 > 冷王絕寵:王妃請當家

冷王絕寵:王妃請當家

冷王絕寵:王妃請當家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9-08-25 14:22

評語:說寫的還是很不錯的,不管是從文筆、文章的結構、人物的描寫。都把每個人物性格特點體現的淋漓盡致。強烈推薦此書

離雪漫被下‘三生醉’的日子,已經二十五天了。再過五天,就是雪漫解放的日子。

雪漫和夜陵的相處模式還是老樣子,夜陵有用不完的精力,每天都摟著雪漫大戰幾百回合之後才一同入眠。

雪漫漸漸地不再給夜陵臉色看了,反正都要走了,好聚好散嘛!

只不過,那位小將軍阮暮天又折返回來了,而且住在夜王府不走了。

在回來第一天,阮暮天送給夜陵的大禮就是發須雪白的老大夫!

而這名老大夫,在一眼見到雪漫就說雪漫身體有恙的情況下,給雪漫把了一次脈,然後果斷地說了句:“這位姑娘有喜了。”

夜陵被這消息震得腦子裏嗡嗡作響,好半天才在一陣鴉雀無聲下,捉住了雪漫的肩膀,神情古怪地問道:“你……真的有了?”

雪漫看了夜陵一會兒,然後看向阮暮天,阮暮天正眼睛大睜著,一臉無辜。思考了幾秒,她模棱兩可地說道:“我不知道,但我月事確實沒來。”

她倒想看看,夜陵會怎麽做。

夜陵的臉色一下子就不好了,緊抿薄唇一會兒,他突然起身大步離開了。

肖樂連忙緊跟其後,免得夜陵走太快而腿吃不消。

雪漫輕笑一聲:“這下子倒是走得挺快的嘛,難道是去端打胎藥去了?”

說是說的輕松,但雪漫心裏卻有一股沉甸甸,壓得她有點%悶。她當然不會傻到不知夜王府的規矩,呆了這麽久,她也聽說夜陵的往事了。

夜陵從小生活在生母王氏和養母鄭皇後的爭鬥中,不但對女人爭風吃醋討厭至極,而且對母憑子貴的規矩也深惡痛絕。

他曾對人說過,若有女人敢擅自懷有他的子嗣,他一定會讓對方一屍兩命!

“喂,你就不傷心嗎?”阮暮天好奇地看著眼前的美貌女子,心想這女人是冷血動物嗎?知道自己的孩子要被打掉,居然這麽冷靜?

雪漫又是一聲輕笑:“阮將軍,你好像對我的事情關心過頭了吧?還是說,你帶這位大夫來,其實是來看笑話的?”

阮暮天一下子被噎住了,而那名老大夫也好像頗爲不自在,低下了頭去。

“行了,我一個女人,招待阮將軍不太方便,既然王爺已經走了,那我也就失陪了。”雪漫款款起身,朝自己的院子走去。

從那天和夜重天三人見過之後,雪漫一直住在她原先的房間裏,夜陵每晚都留宿她房中,她卻沒有到夜陵的房間去過。

雪漫走了之後,阮暮天覺得有點無趣,本以爲可以看到一場哭哭啼啼各種央求的好戲,但夜陵和雪漫的反應卻風平浪靜得讓他不可思議。

郁悶了一會兒,阮暮天摸了摸鼻子,也帶著那名老大夫走了。

雪漫進屋的時候,夜陵就坐在她房間的榻上,一臉凝重。

看夜陵沒有擡頭,也沒有理睬自己的意思,雪漫很識趣兒地走到chuang邊,脫鞋躺下,准備來個‘午間休息’了。

夜陵一直沒有出聲,直到他確定chuang上的女人已經呼吸均勻,甜甜地去見周公去了,他才一臉冷意地走到了chuang邊,盯著那張確實美得讓男人渾身發燙的絕色臉龐。

這個女人,到底是什麽心思?竟然在知道有喜之後,還能立刻馬上進入夢鄉?

夜陵搞不懂雪漫腦子裏到底裝了什麽,他不信雪漫不知道她自己的身份,目前來說連個妾侍都算不上,只能算是暖chuang的女人,那她就不擔心她肚子裏的孩子?

一想到雪漫肚子裏有個聯系他和她的生命,夜陵心裏頭感覺怪怪的,忍不住把手放在了雪漫的肚子上。

雖然隔著被褥,但夜陵還是覺得心中一震!

但沒多久,夜陵就快速把手收了回來,像是在抵抗什麽念頭一樣。

雪漫才剛睡著不久,被夜陵這麽一弄,有些迷迷糊糊地,但並沒有完全醒來。過了一會兒,她迷迷糊糊感覺到有個人在她身邊躺了下來,還脫著她的衣服。

她雖然在睡夢中,可她對夜陵的氣息太熟悉了,于是輕叫出聲:“別……”

別打擾她的美夢,她正在用小皮鞭狠狠抽打赤膊的上官情呢!

但緊接著,一陣刺痛驚醒了她,讓她徹底從美夢中醒過來。

不敢置信地看著上方的男人,她吃痛地罵道:“王八蛋,你發瘋了嗎?”

夜陵不吭聲,最後索性把頭埋在了她頸項裏,她縱使想反抗也對這個男人沒轍,她現在根本就反抗不了他。

不知過了多久,夜陵趴在雪漫身上,低聲在雪漫耳邊說了句:“打掉它。”

雪漫本來就渾身不適,現在聽了夜陵這麽一句話,她的心瞬間冷了下來。

呵呵,男人說一句‘打掉它’多容易啊,而女人卻要爲此承受心理和身體的雙重疼痛,甚至可能落下一輩子的病根!

“好啊!”雪漫咬牙切齒地回道,雙手緊握成拳。

夜陵沒有聽出雪漫語氣中的冷意,他靜默了一會兒,自己補充了一句:“以後,本王會讓你有孩子的。”

但,不是現在,現在時機不對。

“是嘛?那我可真感到榮幸啊。”雪漫懶得跟夜陵說什麽,徑自閉上了眼。自大的男人!他想要,還得看她想不想懷呢!

接著,夜陵從雪漫身上翻了下來,緊緊摟著她,一同睡去。而其實,夜陵是沒有午睡的習慣的。

午後的陽光特別暖和,剛起chuang的雪漫躺在正對暖陽的榻上,舒服的眯眼曬太陽,手裏拿著本野史書籍但卻並沒有專心地去看。

門口,有個忐忑的人頭時不時探進來,時不時弄出點兒動靜。

雪漫等了半天也沒等到來人進屋或是吭聲,忍不住就開腔了:“我說,你打算今天在門口玩一天探頭探腦的遊戲是吧?”

雪漫這麽一說,門口的肖樂頓時神色尴尬地走了進來。手裏,端著一碗溫熱的黑色藥汁。

“雪、雪漫姑娘……”肖樂走到塌前,一臉爲難地看著雪漫,“這是……王爺讓雪漫姑娘喝的藥,還請……”

不用肖樂點明是什麽藥,雪漫就已經明白過來了。

頓時,她臉上泛起一絲冷笑。

雪漫沒有伸手去接,只是淡淡地說道:“拿去倒了養花,然後跟王爺說我喝過了。”

肖樂頓時臉色更加爲難了:“這……”

雪漫也就是隨口一說,她可沒妄想過夜陵的忠心護衛會倒戈向她。她頓時就轉過身去,懶得理會肖樂了。

就算肖樂如實禀報,那又如何?除非夜陵親自來給她灌,否則她就是不喝這垃圾玩意兒!

肖樂在原地站了一會兒,也算是明白雪漫的脾氣不比一般女子,只好出門去跟夜陵彙報了。

雖然肖樂還是很站在雪漫這邊兒的,但他終究不會因爲雪漫而違抗夜陵的命令,也不會對夜陵有絲毫的隱瞞。

沒過多久,夜陵就來了,肖樂緊隨其後,手裏還是端著那碗黑色藥汁兒。

雪漫聽見動靜了,轉身一看,笑了:“還真勞駕王爺親自來了啊,我突然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呢!”

夜陵沒理會她的諷刺,只從肖樂手中把那碗藥一端,遞到她面前,語氣還算溫和:“把它喝了。”

雪漫盯著夜陵的臉片刻,淡笑著問道:“我要是不喝呢?”

夜陵冷冷地道:“不喝不行。”

在沒有確認她爲何來夜闌國,和上官情又是何種交情,真正身份是什麽之前,她絕對不能懷上他的孩子!

縱然,他恍惚間覺得他已經離不開她了,子嗣的問題也必須慎重。

“那抱歉了,我就是不喝。”雪漫把頭扭到了一邊,壓根不想對夜陵示弱,更不會乖乖聽夜陵的話。

夜陵看了雪漫一會兒,突然端起藥碗就到他唇邊,抿了一大口,在肖樂的震驚眼神中,他捏住雪漫的下巴,逼迫雪漫回頭,然後吻住了她的唇。

以嘴渡藥……

雪漫被迫喝下了一口,在夜陵准備渡第二口時,她突然一下子跳了起來!

“我喝!我自己喝!”雪漫怒了!

一把搶過夜陵手裏的藥碗,她仰頭就咕噜咕噜把黑色藥汁喝了個一幹二淨!

“你滿意了?”雪漫冷眼看著夜陵,將幹淨的碗底亮給他看,然後,狠狠砸碎了藥碗,跳下榻就往屋內去了。

知道雪漫就在屋內的chuang上躺著,但夜陵卻坐著久久沒動,也沒有追進去看。

夜陵沒有哄女人的經驗,何況他此刻感到心裏一陣空落落的,好像他親手掐斷了什麽一樣。

肖樂在一旁大氣都不敢出一聲,心裏隱隱有某種擔憂:王爺他將來……會不會後悔今天所做的事情啊?

“去找個大夫來。”夜陵對肖樂說了這麽一句,起身慢慢離開了雪漫的房間。

肖樂愣了一下,旋即明白過來:雪漫姑娘剛剛才喝了打胎藥,很快就會小産,不找大夫肯定不行的。

想到這裏,他連忙就出去請大夫了。

雪漫可能唯一慶幸的就是,因爲她喝了打胎藥,夜陵就因爲她小産而決定暫時不碰她。

當然,夜陵也因爲這份體貼,錯過了第一時間知道真相、以及第一時間找阮暮天算賬的機會……

close

猜你喜歡

古代言情小說 古言虐戀小說
古代言情小說
古代言情小說

穿越!王爺!後宮!神仙!重生!這種古代言情小說是不是一次看不過瘾。老鐵文學網這次爲您選擇了最優質的古代言情小說。

查看更多>
古言虐戀小說
古言虐戀小說

喜歡看古代言情小說,尤其是很是虐心的古代言情小說!愉快的點進來吧,老鐵文學網爲大家提供了好看的古言虐戀小說大全!更多精彩古言虐戀小說,盡在老鐵文學網!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9 老鐵文學ALL Right severed 聯系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