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鐵文學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台!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言情 > 悠悠寸草绾君心

悠悠寸草绾君心

悠悠寸草绾君心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9-08-28 11:42

評語:人物設置比較新奇,作者很注重細節刻畫,情感豐富,人物形象飽滿,男女主角心地善良、有勇有謀。是一部很棒的小說!

“呃,我想起來了,昨日午膳過後你給我的那瓶藥,說的好像就是蘭荠國。”葉雲嫱如夢初醒,突地一聲驚叫,打斷了衛錦堯。她松開他的胳膊,從懷裏掏出之前在中宮爲芸嫱止血的那個青花瓷小瓶。

衛錦堯看著葉雲嫱手中的藥瓶,點頭道。“這裏面裝的就是用蘭荠花碾磨成的珍貴藥粉,據前來的蘭荠使者介紹,無論多深的傷口只要敷上它,都能在半個時辰內愈合。就算是身染惡疾,一旦服下它,也能在十二個時辰內痊愈。”

爲了驗證他的話是否屬實,葉雲嫱趕緊小跑到芸嫱面前,抓起她的左手腕就將手掌包裹的白布層層拆下。果然,芸嫱的手掌除了平日幹粗活時留下的細繭,之前的傷口完全不見。“真的好了?真的沒有了?”她驚奇念道,手指在芸嫱不怎麽平滑的手心中來回摩挲,別說是血了,就連半滴毛汗都沒見著。“錦堯,你看,真的好了。”說著,她又朝衛錦堯舉起芸嫱的左臂,也不管他是否明白,就只顧興奮地叫著。

芸嫱也很訝異這種藥粉的神奇效果,可是一直不擅長喜形于色的她在葉雲嫱的活力渲染下,卻怎麽也笑不出來。因爲,從衛錦堯漸漸明朗的話意中,她確定自己已猜出了幾分……

“這就是所謂的靈丹仙草吧?”仰頭看著自己被葉雲嫱舉在頭頂上空的手掌,芸嫱終于開口喃喃道,嘴角撐起一抹無奈的苦笑。

“芸兒,蘭荠花對蘭荠國很重要,可是對于我們晏托來說也同等重要。現在蘭荠花的珍貴之處恐怕除了蘭荠人自知,再無人能識,所以芸兒,我希望你……”

前面所有關于蘭荠花的話都只是爲了這一句請求而陳設的鋪墊,可話到此時,衛錦堯卻無故膽怯了,支支吾吾再難啓齒,甚至是不敢再去正視芸嫱一眼。

“我去。”

陡然一支細軟,但斬釘截鐵能予人堅強的勇氣的聲音支撐了衛錦堯此時躊躇不安的內心。

“芸兒?”衛錦堯和葉雲嫱兩人異口同聲,均不敢置信的看向她。衛錦堯的眼中有驚喜,也有擔憂;葉雲嫱則是被嚇得目瞪口呆,一時無法確定自己所聽虛實,動作僵硬而緩慢的放下她和自己的手臂,滿臉呆滯。

“‘一株足以抵兵十萬’,這是我曾在爺爺收藏的《先古百草志》上看見的有關蘭荠花的一段。雖然我一直懷疑,但是剛才聽完殿下的話,再看見手上消失的傷口,我才願意相信它是真的。殿下的想法沒錯,蘭荠花對晏托而言的確重要,就算集齊整座太醫院的太醫和民間的所有大夫,恐怕也不及它的藥效。”

“是的,這正是我最擔心的。所幸先祖以前唯恐各地藩王會串通勢力,聯合對抗朝廷,便事先立下規定絕不准許藩王間以任何借口和形式往來,否則蘭荠花怕是早就爲某些藩王所用。只要有蘭荠花,他們攻下術邺城就只剩時日問題了。”

“慢著。”站在兩人之間的葉雲嫱經過雲裏霧裏,好一頓折騰後,才終于煞費苦心地將二人的話理出了一絲絲頭緒。她斷然打斷他們,看著衛錦堯,眼裏正湧動著隱隱怒氣。“衛錦堯,你的意思是說,要讓芸兒以和親爲由,去爲你保護蘭荠花不落入他手,是這樣嗎?”

“額……”第一次看見平日裏總是和顔悅色的愛妻對自己垮下了臉,衛錦堯喉頭一緊,心中頓時沒了底。盡管不想承認,可他的初衷的確如此,便只能心虛地點點頭。

“衛錦堯。”葉雲嫱扯開嗓子一陣顫吼,雙目怒瞪,小臉煞紅。“你怎麽可以用這麽卑劣的手段對芸兒?她是我唯一的妹妹,爺爺每天都念叨著芸兒能回來,你現在卻要把她推進那個連馬車都出不來的地方?你不是不知道藩王沒有皇帝的聖旨召見,是永遠都不可能擅自進宮面聖的,難道……難道你要芸兒在那種地方孤獨終老嗎?”越說越氣,她哭著,叫著。

“我知道,這些我都知道。”見葉雲嫱哭得泣不成聲,衛錦堯也急了,他兩步並作一步走到她面前,心疼地伸手想要攬過她,卻被她側身閃開。

“我……我不管,派誰去都可以,就是芸兒不行,就是她不行。”

“如果可以,我也舍不得讓芸兒去以身涉嫌。但這實在是無計可施才想出的下下策,現在的晏托已經難以鉗制各地藩王了,你知道一旦讓藩國中最能與晏托抗衡的靶賀得到蘭荠花,將會造成什麽後果嗎?也就是說以兩軍目前的實際人數,我們的兵力要遠遠超出對方四十萬,可蘭荠花,卻能在戰場中半個時辰以內迅速恢複他們傷亡的兵力,這樣一來,他們的兵力就相當于是反超我們八十萬啊。”衛錦堯一番苦口婆心地解釋,卻仍換不來愛妹心切的葉雲嫱的理解,她固執己見。

“我不管晏托會怎樣,我只要芸兒平平安安。”

“姐姐,就請讓芸兒去吧。”爲了阻止夫妻二人愈演愈烈的爭執,芸嫱索性雙膝跪地,低下頭。

“芸兒,你這是幹什麽?”葉雲嫱錯愕的看著地上的芸嫱,茫然中遏制住了哭泣。連續兩次的掉淚已讓她俏麗的眼妝被沖刷得一塌糊塗,微腫的眼廓外黑成一團,被眼淚浸濕的長長睫毛上還挂著變黑的淚珠。

“姐姐,殿下說得沒錯,蘭荠花對戰爭的影響非同小可。絕對不能落入其他藩王之手。”

“芸兒,對我和爺爺來說,你還只是個孩子,所以你沒必要把這些事往自己身上攬。難道你打算一輩子都不見爺爺了嗎?”一滴眼淚趁她眨眼的功夫漏空鑽進了眼眶,擋住了視線,葉雲嫱立即擡起袖口惱火地抹掉。

“芸兒不想,可是如果芸兒此次不去,晏托在往後的戰場中失利,又怎麽保護爺爺和姐姐……”話只說到一半,芸嫱就不得不閉嘴禁聲。她左眼死死盯住地面,用力撐著不敢眨眼,生怕眼眶內堅持了很久的淚水會跌出落地。

或許是雲嫱哭得太過傷心,讓從小到大都沒哭過一次的她也開始忍不住……當雲嫱提起爺爺時,想到自己還未對那位恩重如山的慈祥老人行過一天孝道,就要匆匆趕往另一個陌生之境,歸期無望;想到以後的自己就要真正變成孤零一人時,心中的恐懼和不舍除了眼淚,她找不到其他的宣泄方式。

“誰要你保護了。”葉雲嫱抽噎著,別扭著聲音說道,眼淚又禁不住湧上了眼眶。

而在一旁看著如此一幕的衛錦堯,心中更是愧疚難當,可是當下的情況迫在眉睫,已不容許他有半點心軟。“芸兒,這次正逢蘭荠使者前來面見父皇提起和親一事,我才借機向父皇引薦了你。你熟悉兵事,嫁過去以後若遇到其他藩王入侵,相信個中細節孰重孰輕,你自會有所衡量和應付對策。不過你放心,你嫁到蘭荠的一年之內,我定會向父皇請准讓你回術邺探親的旨意。”

“芸兒,你真的決心非去不可嗎?”衛錦堯前話說完,葉雲嫱就顫著聲音問道。

芸嫱什麽都沒說,只是肯定地點點頭。

“那好,我知道哪怕爺爺出面也不可能改變你的心意,就像當年你離家出走一樣。而且父皇是君無戲言,我們這些做兒臣的要請他收回成命就等于是欺君之罪。不過,我有一個條件……”她說著,偏過頭看著衛錦堯,指著他沉聲道。

“必須由你晏托太子親自護送她到蘭荠國境。”

close

猜你喜歡

現代言情小說 古代言情小說 民國虐戀小說 穿越架空小說
現代言情小說
現代言情小說

現代言情小說包括了都市、言情、娛樂、種田、重生等小說類型。本次小編爲大家收集了現代言情小說大全,讓喜歡看現代言情小說的看官們一次看個夠!

查看更多>
古代言情小說
古代言情小說

穿越!王爺!後宮!神仙!重生!這種古代言情小說是不是一次看不過瘾。老鐵文學網這次爲您選擇了最優質的古代言情小說。

查看更多>
民國虐戀小說
民國虐戀小說

最近特別迷民國虐戀小說的小說迷們!喜歡民國軍閥時期的虐戀小說?來這裏,本次小編爲大家收集了全網最新最熱的民國虐戀小說大全!

查看更多>
穿越架空小說
穿越架空小說

想要看主角穿越到未知的朝代嗎?想要看主角如何應對爲止的危險嗎?來這裏,老鐵文學網爲您提供了全網最新最火熱的穿越架空小說大全,在這裏你可以找到你想要看的穿越架空小說。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9 老鐵文學ALL Right severed 聯系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