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鐵文學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台!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異能 > 狐瞳

狐瞳

狐瞳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9-08-17 08:04

評語:氣氛非常驚悚,情節緊張刺激,一看就停不下來,腦洞大開,人物立體,感情戲寫得特別吸引人。值得推薦!

看著受傷的秦槐魉我有些傻眼,雖然不知道他爲什麽會受傷,可我卻想起他將我爺爺打的魂飛魄散的事兒,頓時一股怒火又要升起。

可就在這個時候,我%.口一痛整個人就癱倒在了地上,身上的力氣一下就耗盡了。

秦槐魉捂著%.口站了起來道:"你這眼睛被治好後,沒有人告訴過你不要輕易動怒嗎?你接二連三的發怒,會要了你自己的命。"

不要動怒?

爺爺好像吩咐過我,他讓我無論如何也不要動怒。

可爺爺的事兒,我又怎麽能壓制自己的怒火呢?

秦槐魉咳嗽了兩聲,然後深吸一口氣對我道:"你仔細想一下,我剛才是在什麽情況下將你爺爺打的魂飛魄散的,他是要殺你,我出手是因爲要救你,你對我發怒,是不是有些是非不分了?"

是啊,剛才爺爺要殺我。

聽到秦槐魉這般說,我心中的怒火變成了無盡的絕望,爺爺在我心中的影響也是出現了動搖。

秦槐魉繼續說:"其實你也不用這般想,你爺爺生前是人,死後是鬼,還是一只沒有了原來情感和意志的鬼物,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他是一只覺醒的天狐魂,根本不是你爺爺。"

"你爺爺做人的時候給你留下美好,還應該是你內心中最好的回憶。"

我沒想到秦槐魉會說出這樣的話,他話音剛落,我就忍不住眼淚直流。

是不舍,是懷戀,是思念,更是道不盡的萬千愁腸。

我心中沒有原諒秦槐魉的所作所爲,但是我的憤怒卻是被徹底壓制下去了。

至少以後,我不會再因爲這件事兒去憤怒了。

這件事兒在我心中留下的,只有一抹的仇恨。

反正有一天我要找王瞎子和秦槐魉要回我缺失的魂魄,到時候這些賬再找他們一起清算。

秦槐魉用他奇怪的眼睛,已經看穿了我的想法,就對我笑了笑說:"你要找我和師兄算賬,那你可要好好學幾十年的本事才行,好了,我們這邊耽擱的時間不短了,該回去了,不然你父母要擔心了。"

說罷,秦槐魉就自行往回走。

他的速度明顯比來的時候要慢了很多,大概是因爲受傷的緣故吧。

從爺爺的墳頭回來,秦槐魉讓我自己回家,而他去了村委會那邊兒。

我回到家裏,父母見我無礙,問了我幾個簡單的問題,就讓我去睡,至于他們問了我啥問題,我又是怎麽回答的,已經想不起來了,因爲我當時渾渾噩噩,整個人都是懵的。

等我第二天醒來,已經快中午了,父母也沒有再追究這件事兒。

吃午飯的時候父親就對我說:"秦師父那一隊人都走了,說是狐娘娘塔不用再修了,他們也不用留這邊了,而那高壓電塔,會在開春以後動工。"

我點頭"嗯"了一聲,然後想起昨晚秦槐魉和父母交談的事兒,就問他們,秦槐魉到底給他們說了什麽。

父親剛准備開口,母親就道:"你忘記秦師父咋說的了,你想那滅門之災降臨在我們頭上啊?"

父親也就不吭聲了,連聲吩咐我吃飯。

接下來寒假過的很輕松,每天在母親的監督下做那無聊的《寒假生活》上的題目,閑暇時間去找幾個小夥伴一起玩耍。

日子一晃就到了快過年的時候。

這一日正好下雪,我和幾個玩伴往雪窩裏插滿了叫"大地紅"的炮仗,然後拿香去點,"嘭嘭"的響聲炸的雪沫子亂飛,場面倒是有些"雄壯"。

就在我們玩的開心的時候,我就感覺自己**上被人踹了一腳,然後我整個人就栽進了雪窩裏。

我從雪窩子裏鑽出來,然後罵了一句髒話道:"誰啊,找死啊。"

同時我回頭一看,我身後站著兩個人,一個男人穿著黑色的羽絨服,帶著一頂皮帽,那打扮像是電視裏的城裏人。

男人旁邊站著一個女人,皮衣皮褲,頭發燙著大卷,樣子雖然不難看,可卻讓人覺得討厭。

男人抽著煙,瞪著我笑。

女人則是旁邊笑著掏出一疊紅包遞給我們說:"喏,大山子給你們開玩笑的,這是給你們的,想要的話,磕頭拜年。"

我旁邊的幾個小夥伴,見有紅包,也就"撲通"跪下,伸手討要紅包。

在我們山裏,拜年的時候,孩子們一早上不知道要磕多少個頭,所以磕頭對我們來說根本不算什麽。

而我這邊還有些不願意,因爲那個男的踹了我一腳。

我惡狠狠地瞪著他。

這一瞪,我的頭皮不禁有些發麻,因爲我看到那個笑嘻嘻的男人臉下面有一張青色的人臉的正在注視著我,而那張青色的人臉滿是怨念,眼睛中除了恨,還有一種難以描述的貪婪。

最主要的是那張人臉是殘缺的,有一部分是黑糊糊的窟窿,樣子極其猙獰恐怖。

我不禁咽了一下口水,身子往後退了幾步。

那男人笑了笑說:"咋的牡蛋兒,不認識我了,我王泉山,大山子!"

我一下想起來了,這個正是王家的大小子,王泉林母親口中那個在外面鬼魂多年不回來的大兒子。

我記得我六歲那年見過他一次,那一次也是過年,他和王家人鬧的很凶,然後大過年的從家裏走掉了。

我對他的印象很淺,還停留在六歲的時候,所以現在認不出他,也是正常的,更何況他的變化實在是太大了。

我依舊不敢說話,因爲他那張臉下的青色的人臉太過嚇人了。

王泉山從那女子手裏拿過一個紅包直接塞給我說:"你不用磕頭了,剛才踹你那一腳,已經讓你磕了。"

說罷,王泉山攔著那女人腰就往他家的方向走了,我們那個年代,男女在大街上拉個手都很害羞,更別說摟抱了,所以我們幾個小孩兒都看傻了眼。

王泉山走後,小夥伴們忙著拆紅包,而我則是有些喘不過氣,呼吸和心跳加快了不少。

我不由想起了秦槐魉的話,我在看到不該看的東西時,陽氣消耗的厲害,我的氣血運行速度就會加快,進而産生更多的陽氣來維持我體內的陰陽平衡。

現在大概是就這樣。

而往往這個時候,我都會發一次燒,看來這次也是跑不了,我已經感覺自己的額頭和脖子有些燙了。

"呀,紅包裏有五毛錢啊,夠買十個江米蛋了。"

一個小夥伴開心的笑著。

其他幾個小夥伴也跟著歡呼雀躍。

我這邊則是感覺不舒服,拿著紅包就往家裏走,小夥伴問我咋了,我說脖子進了雪,現在有點著涼感冒了。

回到家,我告訴父母,我有點發燒,父親訓斥了我一通,讓我趕緊到chuang上休息,同時給我沖了一包感冒沖劑。

我在喝藥的時候就對父親說:"王家的大小子回來了,還帶回來一個女人,他身上有個髒東西,我看到了,一張青色的臉!"

我這麽說的時候,父親的臉色一下差到了極點。

母親那邊也是驚訝道:"對了,全對了,秦師父全說對了,咋辦,咋辦!"

父親則是對我說:"牡蛋兒,你給我聽好了,從今天開始,一直到開學,不准離開家一步,更不准靠近王家,不然我把你**踢開花了。"

被限制自由,對一個九歲的孩子來說是一件極其痛苦的事兒,我就忍不住問:"爲啥!"

父親下意識說了一句:"大山子身上的是一只討債鬼,他不但會討債,還會討命……"

不等父親說下去,母親在旁邊一直使眼色道:"你快別說了,要出事兒的!"

父親也是趕緊把嘴巴閉上。

我有點明白了,這些肯定是秦槐魉告訴他們的,並讓他們不要多管閑事,否則會招惹麻煩上身。

我年紀雖小,可也看了不少富有正義感的電影、電視,裏面的英雄都是救人于水火的,所以我心中的正義感也是升騰了起來,我問父母:"我們要不要去通知王家二小子,還有他的父母,要不會出事兒的。"

父母堅決搖頭。

我有些不解地問:"可不管他們,他們會死的,電影和電視裏的好人是不會見死不救的。"

我那時候不明白,人會隨著成長,牽挂越來越多,所謂好人的標簽,要附帶很多的因素進去,做一個好人並不像九歲的我考慮的那麽簡單。

更何況是做一個英雄。

父親沒有說話,母親摸摸我的頭道:"小牡啊,你要記得,做人有時候要量力而行,不然會害了自己身邊的人,王家的事兒,我們不能管,也管不了。"

我"哦"了一聲,其實心裏並不能完全理解母親的話。

我這一次發燒並未持續太久,喝了感冒沖劑,睡了一覺,到晚上我的燒就退了。

等我睡醒的時候,我就聽到鄰居馬嬸正在跟我母親閑談:"那王家大小子帶著一個狐狸精回來,穿的那叫一個好,我還以爲是發達了,回來孝敬老王兩口子,誰知道,回來一個討債的。"

我母親一臉驚訝問:"咋這麽說?"

馬嬸道:"老王家有一對玉镯子你知道吧,聽說是好幾百年的物件了,前幾年有人來村裏出一萬塊,老兩口不肯賣,那一對兒镯子就是一個萬元戶啊,要是我早賣了。"

"這不,大山子這次回來,就是沖那一對兒镯子來的。"

馬嬸說起那镯子的時候,我枕頭下的鐵盒子忽然抖了一下,我不禁嚇了一跳,難道那镯子和鐵盒子有啥關系?

close

猜你喜歡

異能小說 現代懸疑小說 靈異小說
異能小說
異能小說

想要看主人公具有一些超越常人的特殊能力的小說?天生擁有!後天覺醒!異能爆發!想要看異能小說的看官們可以看過來了本次老鐵文學網爲大家帶來了好看的異能小說大全。

查看更多>
現代懸疑小說
現代懸疑小說

想知道最恐怖的現代懸疑小說有哪些嗎?大家都在討論的現代懸疑小說有哪些?超級好看的現代懸疑小說盡在老鐵文學網!

查看更多>
靈異小說
靈異小說

漂浮的鬼怪和行走在黑夜的僵屍,他們正在對你講述著這一些其他人都聽不到的故事喲!老鐵文學網本次爲你提供了最優質好看的靈異小說!更多精彩小說,盡在老鐵文學網!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9 老鐵文學ALL Right severed 聯系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