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鐵文學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台!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玄幻 > 亂臣賊女

亂臣賊女

亂臣賊女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9-08-27 00:03

評語:故事情節很能吸引人,甜虐交織的劇情更讓人欲罷不能,,一次過足瘾,爽文,值得一看哦!

雨不要錢,越下越大,狂風大作,黑雲壓頂,長史看看這雨,不由的一縮脖子,"好冷。"他拉緊自己身上的蓑衣,上前了一步對舉著傘站在破亭子下面的房山郡王和縣主說道,"郡王,縣主,不若咱們回去等吧。這麽大的雨,即便是茂林郡王來了,也會在房山郡歇腳的。"

"押送的人是誰?"房山郡王的半邊身子已經淋濕,他爲了將雲初護在傘下,只能自己委屈一點。饒是這樣,雲初的裙擺也已經被雨水打濕,水痕沾這地上的黃泥沿著雲初雪白的裙擺一路朝上印,將她層層疊疊的裙擺給印的一塊一塊的。沒辦法房山郡這裏就出産黃土。

"回郡王殿下,是威遠將軍慕容千觞。"長史大人的聲音有點飄,似乎要被雨聲和雷聲給埋沒掉。

老實依在自己懷裏,如貓兒一樣的女兒忽然一抖,房山郡王垂眸,"怎麽了?是很冷嗎?"他柔聲問雲初。

不是冷。。。。是怕好嗎!!!

冤孽啊!冤孽!怎麽會是他這個孽障,啊,不對,是殺神。怎麽會是他這個殺神押解茂林郡王回京呢。

有一種記憶叫混亂。

那強有力的臂膀,身上的刺痛,還有羞愧的心境。。。。。如潮水一樣瞬間排山倒海的朝著雲初鋪天蓋地的湧來,力量之大,讓她不得不緊緊的揪住了父王的衣襟,貌似只有這樣,她才能有力氣站穩,站直。

見女兒的小臉一片蒼白,房山郡王不由的擔心拿手摸了摸女兒的額頭,"不會凍壞了吧。"

父親溫暖的大手覆蓋在自己的額頭,遮擋住了雲初的眼睛,雲初的眼前一片黑暗,卻讓那個記憶更加的清晰。

帶著熱力的雙唇,瘋了一樣的嗜啃,被大手捏的生疼的肌膚,還有無盡的羞辱感,一點點的在雲初記憶的最深處複活。

"回府,回府。"從沒見過女兒如此的失魂落魄,房山郡王馬上下令,"傳醫生在府裏侯著。"說完他將傘交給長史,一把將女兒給抱了起來,原本俊朗的面容上布滿了焦慮,"都怪父王不好。若不是父王執意要在這裏等,月兒就不會生病了。"

這個女兒打從生下來的時候嚇過一次人以外,從來就沒病過,十幾年了一直都是活蹦亂跳的,所以雲初這幅模樣才真的讓房山郡王如臨大敵。

郡王府一衆人,冒雨趕回了王府,聽聞雲初病了,郡王府裏又是一陣兵荒馬亂。

雲初是真的病了,不知道是因爲大雨還是因爲心底的記憶,雲初被郡王抱回王府的時候已經發起了高燒,一張小臉燒的紅紅的。

見雲初沒精打采的趴在房山郡王的背上的時候,房山郡王妃都要被嚇死了。

這出門的時候還活蹦亂跳的,怎麽兩個時辰都不到就蔫兒了。

雲初從沒病歪歪過。

被大夫診斷之後,衆人的心這才放了下來,郡王妃一邊打發人去熬藥,一邊數落著雲初,"叫你平日多穿點,不肯!現在好了,吃了痛苦了吧。"她一邊說一邊替女兒將杯子角掖好。

服了藥的雲初沉沉的睡去,而這個時候,郡王府接到了消息,威遠將軍帶著被押解的茂林郡王一家到了房山郡,因爲雨勢太大,所以決定在房山郡休息一晚。

房山郡王于是就很作死的向威遠將軍發出了邀請,王府地方大,還是讓趕路的茂林郡王一家來房山郡王府小住一晚吧。房山郡王說的懇切,將自己與茂林郡王的兄弟之情都給搬了出來,生怕這死作的還不夠。

長史大人哆哆嗦嗦的將房山郡王的邀請信交給了暫時在城牆下避雨准備安營紮寨的威遠將軍,心底如同擂鼓。

茂林郡王有謀反的嫌疑,別人唯恐避之不及,只要自己家的傻郡王才巴巴上杆子貼過去。

唉,貼就貼吧,當初自己不就是看中了他的有情有義,所以才發誓會一輩子追隨于他,不離不棄的嗎?好歹他當年也是名滿盛京的風流名士好嗎!如今也跟著房山郡王落在這等鳥不拉屎的地方心甘情願的替他管家。

長史,說的好聽是郡王府的臣子,說的不好聽,他就是郡王府大總管好嗎?郡王府的吃喝拉撒,全指著他呢。

就連三個小主子都是他一把屎一把尿的拉扯大的,(哎呦喂,你當王妃是死的嗎?)他堂堂一代謀士,淪落如斯,簡直有辱斯文。

雨絲如挂,簌簌的落下,長史大人的臉上全是雨,眼睛都有點睜不開。他站在城牆的拱門之外,將郡王的信雙手呈遞給了站在拱門之下的威遠將軍。

在黑沉沉的拱門之中,慕容千觞長身玉立,一襲玄色的铠甲,铠甲上沾著水色,好像冒著一層黝黑的光,高挑修長的身軀給人一種莫名的壓迫感。他的年紀很輕, 不過就只有十八歲而已。他的眉目清越,甚至可以用明媚來形容,他有著一雙桃花眼,眼角微微的上翹著,只要他肯笑,那他便是依馬竹橋,手裏拿著杏花的陌上少年郎,只是朝你微微的一笑,就能讓你溺死在其中。但是那雙原本應該透著明媚的桃花眼之中流露出來的冷冽和肅殺之意卻讓都已經混成油子的長史大人都覺得不寒而栗。那種冷冽和肅殺是從骨子裏面散發出來的,是在戰場上千刀萬刃的砍鑿和磨練出來的,是用鮮血鑄就的。在他的左眼下有一個小小的疤痕,如同淚滴,並不駭人,反而爲他原本就明豔清冷的面容平增了幾分**。

一雙修長有力的手接過了信,展開。

長史大人注視著這雙手,很難想象,就是這一雙漂亮的如同名士一般的雙手,在三年前,他十五歲的時候就已經率領軍隊平息了回鹘之亂,也是這一雙手,下令坑殺了五萬叛軍,從那時候,他一戰成名,因爲眼角的淚型疤痕,人送外號疤面殺神。

看完信,慕容千觞淡淡的掃了長史大人一眼。

"知道了。"他緩聲說道。聲音帶著幾分暗啞,卻是十分具備磁性的。

"那不知道將軍。。。。"這是去還是不去啊?好歹給個話啊!長史大人拱手問道。

"既然郡王也說了,只是一敘兄弟之情,本將也不是不近人情的人。那便去吧。"少年將軍緩緩的說道。

哎呀媽呀,幸虧自己機靈,家裏那些黃金做的小桶小罐子啥的都給收起來了,不然這少年將軍一起,豈不是都露餡了。

這麽多年,瞞住一座金山,長史大人也覺得自己夠萌萌哒的,不對,是汗哒哒的。

爲了怕財露白,王府的下人們簡直少之又少,都是從京城帶出來的老人,一個個都是忠心耿耿的。

秘密開挖出來的黃金根本不敢用好嗎?只是存在一個隱秘的地方,只能拿一些鑄好了小桶小罐子出來過過幹瘾,還要對外聲稱都是黃銅的。

唉。自己的俸祿已經好多年都沒漲過了。

守著一堆金子不能用的苦惱你造嗎?你造嗎?吃公家飯好難!

"如此,下官就帶路了。"長史大人馬上走到了頭前,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慕容千觞吩咐了下去,將茂林郡王一家二十人,由一百名軍士押解著,朝郡王府浩浩蕩蕩的走去。

茂林郡王不像房山郡王這般簡單,家裏正妃一人,側妃兩人,加上侍妾和兒子,每個人的臉上都是一臉的灰敗。

茂林郡王,哦,對,現在他已經被敕奪封號了,雲秋宣亦是看起來如同垂暮的老人一般,總算慕容千觞還給他留了一絲臉面,沒有給他上枷鎖,但是也沒給他傘,走在雨中,如同幽魂一樣。

長史大人看著當初京城裏意氣奮發的周王落魄成現在這個樣子,心底也是無限的唏噓啊。

好在自己家郡王傻人有傻福,不然也太慘了。

房山郡王就等在自家的大門前,他不知道長史大人帶信過去會有什麽樣的結果,急的在原地打轉。

見街道盡頭,遠遠的走來一對士兵,軍士玄色的铠甲,房山郡王怔住了。

他手裏的雨傘落地,三步並成兩步的迎了過去,急的郡王妃也不顧鳳儀,拎起了裙擺,舉著傘追了過去。

老的,小的,一個都不是省心的貨。

"三哥!"

"六弟啊!"

兩個人的手交握在了雨中,房山郡王一把將自己的哥哥擁入懷中,淚水滾落。

他已經忍了好多,好多年了。

今天下雨,真好,因爲無從分辨他臉上的到底是雨還是淚。

close

猜你喜歡

寵文小說 都市重生小說 古言虐戀小說 女強小說
寵文小說
寵文小說

想要看男主超級寵溺女主的寵文小說?想要看主角之間互相寵溺的甜蜜愛情?來這裏,老鐵文學網爲你提供了全網最爲優質的寵文小說大全,讓你一次看過瘾!

查看更多>
都市重生小說
都市重生小說

都市重生小說是小說愛好者不能錯過的小說類型之一,想要看好看的都市重生小說但是找不到!來這裏,本次老鐵文學網爲大家收集了全網最優質的都市重生小說大全!

查看更多>
古言虐戀小說
古言虐戀小說

喜歡看古代言情小說,尤其是很是虐心的古代言情小說!愉快的點進來吧,老鐵文學網爲大家提供了好看的古言虐戀小說大全!更多精彩古言虐戀小說,盡在老鐵文學網!

查看更多>
女強小說
女強小說

喜歡看女強小說但是找不到好看的女強小說?來這裏,老鐵文學爲您提供好看的女強小說大全,讓您一次看個夠!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9 老鐵文學ALL Right severed 聯系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