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鐵文學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台!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言情 > 謀妃當道:陛下請上榻

謀妃當道:陛下請上榻

謀妃當道:陛下請上榻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9-08-28 12:46

評語:文字冷靜客觀,筆墨沖淡清雅,細節描寫、人性體味細致入微,富有“細水漫灌”之藝術感染功效。

"是,太後。"韓紹桓抱拳點頭,楊美清見沒什麽事情了,便讓他退下。

陸如裳走到荷花池時,停在了石拱橋上。

"凝香,我的手絹好像落在太後那兒了,你去幫我找找吧。"陸如裳寂靜的凝視著水中遊動的錦鯉,腦海裏是昨夜揮之不去的恥辱畫面。

"是娘娘。"凝香點點頭便折回去幫主子找手絹。

"雪兒,我今日有些頭痛。你去禦膳房煮一碗姜茶給我吧。"陸如裳也找理由支開了雪兒。

"是,娘娘。"雪兒點點頭,也走開了。

陸如裳站在水橋上,凝視著水中自己的倒影。恍惚間,她想起了自己的娘親,想起娘親慘死在自己面前的場景。

心中有什麽碎裂開,有什麽刺痛五髒六腑。

"娘親,你最疼愛女兒了,可如今你卻留下女兒一人。娘親,女兒很快就會來陪你了,你等等女兒。"陸如裳落了一滴淚水,閉眼縱身一躍,跳入冰冷的荷花池中。

徹骨的冰水侵入五髒六腑,陸如裳睜著眼睛看著水面之外的白色天空,紅色的錦鯉從她身邊遊過。她漸漸沉入池中,在無法呼吸之後緩緩地閉上雙眼。

陸如裳本以爲很快便可以見到娘親,可突然探入水中的一只手,緊緊地抓住了她的手腕。她被一股力量包裹著,躍出了水面。

將她從水中救上來的男人撿起地上的狐裘,狐裘在風中抖開,披在了陸如裳身上。

還未失去意識的陸如裳呆呆地看著眼前的男子,他眉如墨畫,鬓如刀裁。他臉上沒有喜怒哀樂,而那張輪廓分明的臉,卻像經過精雕細琢般。

"娘娘爲何要自尋短見?"男子開口道,他的聲音像幽谷中最明亮的燈火,搖曳在陸如裳的腦海裏。

"士可殺,不可辱。"這是陸如裳的爹爹經常在她耳邊說的一句話。她爹是將軍,馳騁殺敵,可殺不可辱。

而如今,她的爹因爲她而被羞辱。她活在這個世上,根本沒有半點價值。

"還有一句話是好死不如賴活著。"男子順勢地將狐裘的帶子綁上。

"娘娘。"並沒有找到手絹的凝香折回來找娘娘,她看到娘娘渾身是水,不由得小跑而至,"娘娘,你這是怎麽了?"

"娘娘不慎落水,現在已無大礙,你送娘娘回去休息吧。四月天雖已不那麽冷,卻也還是會受涼的。"男子將自己的狐裘留給了陸如裳,確定她有人陪伴之後便離開了。

陸如裳回到梧桐苑後,凝香和雪兒爲她燒了一桶熱水沐浴更衣。陸如裳不喜歡別人伺候自己沐浴,便讓她們在屏風外候著。

水汽袅袅升起,氤氲著門窗關閉的寢宮。陸如裳看著自己滿身的傷痕,不由得想起方才那男子對自己的忠告。

但他是誰?

"凝香,你可知道今日救我的男子是何人?"陸如裳覺得有些在意,便開口詢問。

站在屏風外的凝香想了想,便將男子的身份來曆說了一遍。

先帝在世時,宮中除了皇後還有幾大貴妃。皇後早年遭人陷害無法生下子嗣,所以不管是太子還是皇子,都不是皇後所生。生下太子的是皇上最寵愛的梨貴妃,梨貴妃生下太子便死了。

先帝在梨貴妃死前應允了冊封他們的兒子爲太子,而還有一個不得寵的淑貴妃在次年也生下皇子,取名韓紹桓。其它的貴妃也生了一些兒子,但都不得寵,最後都分封到其他地方去了。

皇後爲了自己日後的地位,便收了太子做繼子。先帝駕崩之後,太子即位爲皇上。皇上爲了鏟除對自己有威脅的人,便下令讓先帝所有的妃嫔都去殉葬。

韓紹桓爲了保全母妃的性命,投靠了太後,並發誓無論何時都忠于太後。

"二皇子,是一個性情溫和的人,對我們這些下人都很好。而且,二皇子非常的孝順。"凝香說完之後,又感歎道,"其實先帝在世時,是想要廢太子冊封二皇子爲太子的。只可惜,先帝駕崩的突然,要是登基的是二皇子就好了,二皇子一定是一位明君。"

"凝香,你別老亂說話。這話萬一被皇上聽去了,你有十個腦袋也不夠掉!"雪兒提醒著口無遮攔的凝香,凝香似乎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自己掌了掌小嘴。

沐浴完的陸如裳從水中站起來,她邁下靠在水桶邊上的木階梯,將衣服穿好。

原來韓紹桓和她一樣,都是命不由己的人。

韓紹桓活著是爲了保護自己的母妃,而她,是爲了陸家上下幾百口人。

韓紹桓說的沒錯,好死不如賴活著,只有活著才有希望。而她的希望,是替母親報仇,替爹把受到的羞辱討回來!

即便做不到,也不能這般自私的死去。娘親已經因她而死,她不能再讓父親深陷危險中。

"娘娘,你在想什麽呢?"雪兒收起屏風的時候,陸如裳神色冷漠的凝視著浴桶內的溫水。

"沒什麽,我乏了,你們退下吧。"陸如裳移開視線,回到自己的榻上。凝香和雪兒收拾完之後,離開了陸如裳的寢宮。

月色從床邊的小軒窗透入,陸如裳透過小軒窗望著外面的景色。

遠處的宮阙燈火通明,而她這裏,只有立于黑暗中的梧桐樹。

遠處的宮阙,那名爲皇上的男人,定又在日夜笙箫。

這個皇宮,正在一步步走向腐爛……

數日後。

宮中似乎有什麽歡樂的事情,宮女太監在宮內奔跑告急,將觀看賽馬的消息告知所有貴人。

陸如裳剛和婢女走出梧桐苑,便遇上前來通告的太監。

"參見娘娘,皇上邀請娘娘去觀看賽馬。"太監禮恭畢敬地微微下蹲,行禮。

陸如裳點點頭,並隨著那通知的太監一起前去。

一路上,凝香和雪兒將這幾日聽到的一些事情告訴陸如裳。

"昨天有個大臣進貢了一匹追風,據說此馬能日行千裏,是血統純正的戰馬。"凝香說話時眼裏盈著光,水靈的眼珠好似星辰,"據說皇上想讓宮裏的馬和追風賽跑,看看那位大臣所說的是否屬實。"

陸如裳一邊聽著,一邊微微點頭。她們沿著鵝卵石小徑穿過幾道回廊,再沿著回廊走過荷花池,停步于被高台包圍的賽馬場外。

看台上,已經坐著不少人。而在那些人裏面,最爲搶眼的,便是被衆多女人簇擁的皇上。

韓宇縛被女人們來回推搡,雖穿著一身龍袍,卻看不出天子的氣質。

和他比起來,坐在不遠處的太後更顯尊貴。

陸如裳望向太後的方向,在太後旁邊還坐著陸紹恒和淑貴妃。陸紹恒穿著一身深紫騎裝,似乎一會兒也要參加騎馬大賽。

那深如潭水、黑如濃墨的眸子輕輕移動,對上陸如裳的視線。陸如裳感受到那目光時,迅速垂下眼簾,轉移視線。

"娘娘,我們往這邊走。"凝香輕輕拽了拽陸如裳的衣袖。

陸如裳失神了片刻,又急忙回過神來,朝著凝香所指的方向走去。

她們邁上了石階,走上了觀看賽馬的高台。

按照宮裏的規矩,身爲貴妃的陸如裳理應坐在韓宇縛身旁。但韓宇縛已經被姬蕪歌和衆多妾室包圍,陸如裳實在找不到自己的位置。最後,她和兩個婢女坐在離他們不遠不近的位置。

看台下,騎裝打扮的男人正牽著馬走入賽馬場。

陸如裳一眼便能找到凝香所說的追風,因爲那匹馬渾身都是白色的,只有鬓毛參雜著淺淺的金色。

這時,一個騎裝打扮的女子走了進去,一上來便牽上了那匹追風馬。

"這匹馬,我來騎!"女子甩了甩長長的馬尾,拍胸膛說道。她的眉宇中镌刻著傲慢,卻又透出一股天真爛漫。

陸如裳看向女子,那女子身子妙曼,冰肌玉骨,明眸皓齒,一看就是宮中惹不得的人物。

"涵兒,別調皮,你還駕馭不了哪種馬,要玩換一匹馬。"看台上的韓宇縛笑著開口,並指了指馬場上的其它馬兒,"旁邊那匹馬溫順,你用那匹吧。"

"皇兄我不嘛,我就要這匹,你看它多好看啊,渾身都是白色的,最符合我的氣質了。"被稱呼爲涵兒的女子跺了跺腳,耍脾氣地撅起小嘴。那張算得上國色天香的臉,此時多了一份俏皮可愛。

"娘娘,那個就是韓紫涵公主,是皇上的親妹妹。"凝香見陸如裳臉上浮現疑惑之色,便俯下身子,湊到陸如裳耳邊細語。

陸如裳輕輕點頭,表示已知曉。

"你要是胡來,皇兄可就不讓你參加了。"韓宇縛雖是暴君,但對韓紫涵卻還是好的。

馬場上的韓紫涵又不服氣地跺跺腳,轉身騎上了韓宇縛所說的那匹溫順的馬兒。

賽馬准備開始,馬場內的騎手都各自跨上馬,只有那匹雪白的追風還沒有人騎。

close

猜你喜歡

現代言情小說 宮鬥小說 古言虐戀小說 腹黑小說
現代言情小說
現代言情小說

現代言情小說包括了都市、言情、娛樂、種田、重生等小說類型。本次小編爲大家收集了現代言情小說大全,讓喜歡看現代言情小說的看官們一次看個夠!

查看更多>
宮鬥小說
宮鬥小說

女主重生,各種宮鬥攻虐皇帝?悲苦而纏綿的皇家愛情?喜歡看宮鬥小說的親們可以來這裏,老鐵文學此次爲大家提供了宮鬥小說大全,讓喜歡看宮鬥小說的親們一次看過瘾!

查看更多>
古言虐戀小說
古言虐戀小說

喜歡看古代言情小說,尤其是很是虐心的古代言情小說!愉快的點進來吧,老鐵文學網爲大家提供了好看的古言虐戀小說大全!更多精彩古言虐戀小說,盡在老鐵文學網!

查看更多>
腹黑小說
腹黑小說

腹黑小說外表善良,溫柔,內心邪惡的一類人的小說,進行演技化的僞裝掩蓋,使人看起來總是笑意充沛,溫和無害,親切有加。腹黑小說全集老鐵爲您提供!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9 老鐵文學ALL Right severed 聯系QQ: